上次读到:《情悔2:诱惑(出版)》 第十八章 凄迷激情归何处 接着读>>

第十八章 凄迷激情归何处

作者:丁一鹤 发布时间:2018-10-25 16:41:41 字数:11647
  

  “晓珠的死是我一辈子无法弥补的错!我一定用自己劳动的汗水洗刷自己的心灵……”当法院以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处杀死出轨女友的大学生顾健无期徒刑后,坐在被告席上的顾健用颤抖的声音表达了自己的忏悔。

  顾健亲手掐死了他的初恋女友、同窗同学。在法庭上,他后悔地说:“我真不该在她移情别恋之后苦苦哀求她回心转意的,如果不是这最后的激情和疯狂,我本来能承担分手的痛苦,她也不会送命。”

  一个曾经是“十佳少年”、又在大学里当过班长、受过良好家教的大学生,为什么会无情杀人?这起血案背后隐藏着怎样的激情与迷茫的人生故事?在现代社会中,如何引导涉世之初的青年人正确对待纯美的爱情?

  京北男孩儿顾健认识杜晓珠是在开学入学那一天,他考上京北某大学工商管理系,在学校注册完后,准备到学校外面的商场里买些生活必需品。

  刚到学校的大门口,就被一个匆匆走来的女孩儿撞了个趔趄。那女孩儿顽皮地一吐舌头,冲顾健嫣然一笑,顾健的心一下子被打动了。经过简单介绍,顾健得知这个笑起来眼睛像月牙儿的女孩儿名叫杜晓珠,是从广西来的,和自己竟然还在一个系。热情的顾健动了怜香惜玉之心,帮杜晓珠拉着行李去报到处办完了一切注册手续。此后,他们就认识了,但并没有更多的交往。

  顾健是一个又帅气又有教养的小伙子,俊朗的外表、事事为别人着想的好脾气,加上他又热衷于体育活动,是篮球场上的前锋,在同学中间赢得了很好的声誉,开学不久他就被推选为班长,成了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而杜晓珠漂亮活泼又能歌善舞,是学生会的文艺部部长,也是很多男生的梦中情人。

  顾健与杜晓珠相爱是在球场上,顾健学校的球队与另一所大学的球队进行篮球比赛,包括杜晓珠在内的很多学生都来观看这场比赛。作为学校篮球队的中锋,顾健一上场,就投中两个三分球,为自己的球队挽回了败局,引来很多女生的喝彩和尖叫声。杜晓珠看得热血沸腾,眼睛一眨不眨地满场追着顾健跑,她的喝彩声最大,当然都是冲着顾健喊的。

  篮球比赛结束后,一位男生跟顾健说:“你小子真有艳福啊,你没发现有一双最漂亮的眼睛在围着你转吗?”

  一番话说得顾健摸不着头脑,他正想问这位同学,却发现杜晓珠已经亭亭玉立地站在了他的面前说:“就是我,我为你喝彩是喜欢你。”

  从来没有接触过爱情的顾健一下子被杜晓珠的美丽击中了,杜晓珠一身时尚的装束让他突然有一种惊艳的感觉,而热情大方的杜晓珠几乎瞬间就俘获了顾健的心。

  顾健开玩笑说:“你为我喝彩,我请你吃饭,好不好?”

  杜晓珠爽快答应了。一餐饭吃下来,两人已经成了好朋友。

  吃完饭,顾健为杜晓珠要茶水,服务员一不小心把开水洒在了杜晓珠的手背上。杜晓珠尖叫一声,鲜嫩的手背上立刻烫起了水疱,疼得她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儿。顾健赶忙用湿毛巾捂在她的手上,并急忙送她去了校医院。

  从医院出来后,杜晓珠觉得顾健真是一个热心人,连声道谢,顾健爽朗地笑笑说:“我们是同学,这没什么的。再说了,在京北我是主人,你是客人,保护你也是我的职责啊。”

  杜晓珠羞涩而快活地笑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顾健越来越迷恋上了杜晓珠。而杜晓珠从小出生在单亲家庭,现在远离家乡独自一人在异地求学,当然需要别人的关爱,也就自然与顾健亲近。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顾健和杜晓珠已经成了一对名副其实的恋人,这让许多同学羡慕不已。

  热恋之后,顾健迫不及待地带着杜晓珠回家见了自己的父母。既然是顾健带回家的女孩儿,顾健的父母对杜晓珠也就非常喜欢,每次都非常隆重地接待她,还常常为她买这买那。

  顾健的父母在京北郊区工作,平时都住在郊区,只有周末才回市区的房子住。热恋之后,顾健带着杜晓珠回到市区的房子里,两个人像小两口儿一样下厨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顾健打开一瓶啤酒,为杜晓珠和自己斟了酒,然后从身后变出一大束灿烂的玫瑰,单膝跪地,双手奉献给杜晓珠,满含深情地说道:“我今天唯一想说的,就是我爱你!我爱你!永远永远地爱你!”

  伴着酒意,顾健疯狂地亲吻着杜晓珠。激情中,他们紧紧纠缠着,进了卧室……有了第一次,自然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在一次次的鱼水之欢中,他们沉迷于肉体的欢愉中不能自拔。之后,每到周末,顾健就顺理成章地把杜晓珠带回家跟父母团聚。

  相爱之后,趁杜晓珠的母亲到京北出差的机会,杜晓珠专门带顾健见了她的妈妈。她的妈妈也觉得顾健是一个不错的小伙子,同意他们之间的交往。

  但是,杜晓珠对未来的打算似乎比顾健考虑得更长远。她温柔地躺在顾健的怀抱里,无限憧憬地问:“我们毕业后,是你到广西去,还是我留京北?”

  顾健不解地说:“我去广西干什么呀?但你一个外地户口要留京北也非常难啊!”

  杜晓珠不悦了:“那,我们怎么办啊?总不能一个在南一个在北啊?我可不愿意两地分居。”

  顾健这才明白了杜晓珠的意思,不在意地说:“嗨,那是以后的事情,还早着哩!”

  杜晓珠更加惊讶了,她盯着顾健:“那,你干吗急着要和我上床啊?”

  顾健却不以为然地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啊?现在是同居时代啊,我们就是要趁着年轻,充分享受爱情的快乐,以后我可以让我父母帮你安排工作啊。”

  那一刻,杜晓珠心里掠过了一团沉重的疑云,感到很不开心。这之后,她私下里总会情不自禁地想,他跟我在一起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就是为了性吗?难道男人只需要没有爱情的性吗?杜晓珠开始质疑这一场在她看来原本无比圣洁的爱情了。

  由于要兼顾学习,还要花精力谈情说爱,分身乏术的顾健常常把自己弄得十分紧张劳累,对杜晓珠也没有了从前那样细致入微的体贴和照顾了。顾健虽然非常爱杜晓珠,但他并不懂得怎样制造浪漫的气氛讨女孩儿的欢心。而杜晓珠是个非常敏感的女孩儿,男友的变化引起了她的警觉,让崇尚浪漫的她心里很不舒服。

  但顾健没有发现杜晓珠心理上的小疙瘩,每到周末或者过节的时候,依然带着杜晓珠回家。杜晓珠非常讨顾健父母的喜欢,两位老人也把她当作未来的儿媳妇看待,尤其是顾健的妈妈,每次买衣服的时候,都不忘给杜晓珠选上一件时尚的衣装。

  杜晓珠性格开朗,但脾气上来也很激烈,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孩儿。她的朋友交往比较多,有时候也对顾健忽冷忽热,使他非常郁闷。相比而言,顾健的性格更温和一些,他把全部的爱怜都给了杜晓珠,而杜晓珠对他的不满,他也深深地埋在心里,从不对别人说。妈妈发现他有些异样,问他是不是和杜晓珠闹矛盾了,他无论如何也不跟妈妈说。有一次,顾健跟杜晓珠一起出去吃饭,两人因为一点小事吵了起来,顾健喝了不少闷酒,杜晓珠怎么也劝不住。买单的时候,顾健掏出钱包才尴尬地发现,里面只剩20块钱了,杜晓珠忙掏出自己的钱付了账。

  从饭店出来后,顾健攀着杜晓珠的肩膀,醉醺醺地说:“晓珠,咱俩回家吧,我又想和你在一起了……”

  杜晓珠一下甩开了顾健的手,冷冷地说道:“要去你自己去,我要回学校了。”

  顾健拽着杜晓珠:“晓珠,我好苦闷,你知道不知道?这一段时间我心里太累了。”

  杜晓珠生气地说:“你爱怎样就怎样,我不管!”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在大街上吵了起来。顾健打了杜晓珠一个耳光,清脆的响声把两人都惊呆了。

  杜晓珠哭着跑回了学校。

  感情就像精美的瓷器,一旦有了裂痕就很难再弥补。爱情的甜蜜和燃烧的激情渐渐远去了,顾健和杜晓珠尝到的,更多的是过早的激情所带来的苦涩和沉重。

  可就在这个时候,杜晓珠突然发现自己这个月没来例假,她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意外事件吓坏了,赶紧告诉了顾健。顾健听后也吓了一跳,他赶紧带着杜晓珠去医院检查,经过医院仔细的检查,杜晓珠确实是怀孕了。两人商量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的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去医院堕胎。可是马上要放寒假回家过春节了,如果去医院打胎就会耽误回广西,必然引起杜晓珠母亲的怀疑。顾健把这个坏消息告诉了母亲,母亲也非常着急,除了埋怨顾健不小心之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寒假开始后,杜晓珠仓皇离开京北,瞒着母亲到外地找到一位同学,在同学的帮助下,到一家医院去堕胎。当杜晓珠孤身一人躺在医院妇产科的病床上接受引产手术时,她哭得死去活来。她为下体撕心裂肺的疼痛哭泣,为还没有出世就要永远离开这个世界的婴儿哭泣,更为在自己最需要人关心的时刻,身边没有爱人而哭泣。

  刚从产床上下来的杜晓珠,本来非常需要很好的休息,但是她却一刻也不敢在外面久留。忍着钻心的疼痛和伤心,杜晓珠又赶到母亲的身边。虚弱的杜晓珠一个人躺在家里,而她的母亲根本不知道她刚刚堕胎,依然在外面忙碌着。独自躲在家里的杜晓珠没人照顾没人关心,她感到寒心、气愤,越来越觉得顾健并不真正关心她。

  寒假过后,杜晓珠回到了京北,新学期开学后,一切又恢复了正常。但这个温暖的春天对于顾健和杜晓珠来说却是一个非常寒冷的季节。尽管顾健一如既往地关心着杜晓珠,上课帮她占坐,拿教材,下课帮她买饭,约她去看歌舞、听音乐,可杜晓珠始终对他的热情视而不见。两人的关系时好时坏,有时候缠绵温柔,有时候又吵架斗嘴。

  顾健精心呵护着他们之间的感情,在很多事情上对杜晓珠都唯命是从。中间虽然有些小小的不愉快,但顾健还是如履薄冰地把他们忽冷忽热的感情维持下来。

  两人即将毕业,父母已经为顾健安排好了工作,杜晓珠的工作也已经有了一些眉目。

  下一步的事情,似乎就是两人从学校毕业后顺理成章地去领结婚证了。对此,双方父母和顾健、杜晓珠两人也对此深信不疑,因为杜晓珠的很多物品都放在了顾健家,而且早已经与顾健的母亲以婆媳相称。

  毕业前的最后一个假期,杜晓珠决定回老家,而顾健想让她跟自己和父亲一起去海南旅游。临走之前,他们又因为一句话吵了一架,甚至动手打了起来。几天后,杜晓珠怏怏不乐地回了老家。

  杜晓珠走后,顾健不放心她,他跟父母打招呼要去看望杜晓珠。父母同意后,顾健匆匆乘飞机去看杜晓珠。杜晓珠没有想到顾健会来自己的家里跟自己道歉,在顾健的哀求下,她答应原谅顾健。

  顾健到杜晓珠的家乡时,杜晓珠的妈妈正在组织一场文艺演出,杜晓珠和顾健也经常去看排练。在这个期间,杜晓珠和顾健认识了一位叫杨小牧的音乐老师。他高高瘦瘦的,穿着合体的牛仔裤、白衬衣,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成熟的男人气息。杨小牧比他们大5岁,是一位多才多艺的小伙子,因为共同的音乐爱好,他们三人经常在一起聊天,成了好朋友。

  玩了半个月后,顾健独自一人赶回京北,陪爸爸到海南旅游。

  可是,接下来顾健发现,杜晓珠的短信越来越少。他当然不会想到,他日夜思念的恋人已经移情别恋,并跟那个叫杨小牧的音乐老师发生了关系。

  原来,顾健离开后,杜晓珠跟杨小牧接触得越来越多。她发现跟这位风流倜傥的音乐天才聊天,可以忘掉自己的一切烦恼和不快。

  杜晓珠把她与顾健的感情和矛盾告诉了杨小牧,杨小牧耐心地等她发泄够了,才深情地对杜晓珠说:“你是一个好女孩儿,如果你是我的女朋友,我只会尽我所能地去爱你,呵护你,包容你。”

  在杨小牧言语的打动下,杜晓珠哭了,哭得大雨滂沱、花枝乱颤。

  杨小牧帮她做了分析,说她与顾健太年轻,在没有确定是否了解对方,是否深爱对方时,不必要用婚姻拴住彼此。这种所谓的爱情仅仅局限在婚姻上,如果爱情得不到发展,那它注定没有好结果。他鼓励杜晓珠重新寻觅自己的真爱。

  这一次交流,让杜晓珠坚定了离开顾健的决心。她觉得杨小牧正是她梦寐以求的情人,心里涌起难以割舍的依恋和冲动。不久之后,两个心仪已久的年轻人就突破了情感的防线,有了比情感更亲密的接触。而处于再次热恋的杜晓珠也信誓旦旦地对杨小牧说,回到京北就跟顾健一刀两断。

  当然,这一切顾健都蒙在鼓里,他依然在京北等待着他心爱的恋人早日归来。

  顾健已经注意到,杜晓珠发给他的短信越来越少,甚至开学的日子马上到了,他都没接到杜晓珠要他接站的电话。他打电话到杜晓珠家里,杜晓珠的母亲告诉他杜晓珠已经坐上火车,正在回京北的路上。顾健连忙发了很多条短信,但杜晓珠一直没有回。他连忙打杜晓珠的手机,杜晓珠只说了一句“有什么事到京北再说”就挂断了,让顾健一下子摸不着头脑。

  满怀思念的顾健在京北火车站接到了杜晓珠,可杜晓珠见面的第一句话却是:“我们缘分已尽,只能分手。”

  “为什么?”顾健大惑不解。

  “我已经不纯洁了。”杜晓珠冷冷地说,“我爱上别人了,就是那个杨小牧,你认识。”

  “你跟他那个了?”如雷轰顶的顾健不相信是真的,但杜晓珠的回答非常简洁:“是。”

  顾健揪着自己的头发,眼泪止不住涌了出来,他痛苦地说:“都是我不好,我不怪你,都是我伤了你的心,我们和好吧。”

  看着顾健痛苦的样子,杜晓珠依然冷冷地说:“一个大男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想哭就哭,像什么样子啊。”

  虽然杜晓珠明白,顾健不可能一下子割断对自己的爱情,但她对顾健的哭泣充满了失望,她已经铁心与他分手。

  顾健把杜晓珠送回学校后,心情沉重地回到家。顾健越是被拒绝,就越是渴望与杜晓珠在一起。看到杜晓珠,他忍不住心里泛起一阵又一阵的情感狂潮,心中的郁闷让他整夜失眠,头痛、焦虑、四肢出汗,并出现了可怕的短时记忆空白。

  顾健有时候也隐约感觉自己哪里不对劲,需要调整。但是,这时的他精神已近崩溃,很难选择一条正确的路,也没有人在这个时刻来告诉他,他该怎么办。

  顾健深思熟虑了整整两个晚上,尽管杜晓珠跟别人发生了性关系,但他还是不想放弃他与杜晓珠的已经三年多的感情。一天晚上,两人一起去商场买衣服之后,顾健说:“现在太晚了,你回学校太远我不放心,你跟我一起回家住吧。”

  但杜晓珠说:“我已经很久没有去你家了,我不想去见你的父母。”

  顾健也没有强求,他建议找一家宾馆先住下。

  顾健和杜晓珠来到一家大酒店开了一间房住下。他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个房间将是他们共同拥有的最后一夜。

  杜晓珠答应与他一起居住在宾馆里,这让顾健喜出望外,他还幻想着事情也许会有转机。谁知道,杜晓珠一进门便冷冷地坐到一边说:“我今天来,是要为咱们的事情做个了断的。希望你能找到一个比我更好的女孩儿。”

  顿时,顾健感到万念俱灰。虽然早有思想准备,但还是难以接受地说:“晓珠,这是为什么啊?我爱你,你也爱我。你是我的第一个女人,我也是你的第一个男人,难道你忘了我们以前在一起多么快乐吗?”

  杜晓珠激动地说道:“不,我们的爱情观念相差得太远了!我已经有了新的男朋友,而且我们已经在一起同居了,我们还是分手吧!”说着,杜晓珠站起身来,“该说的我都说了,我走了。”

  望着杜晓珠俏丽却冷峻的面孔,望着那曾经熟谙的、婀娜多姿的美妙身材,顾健不顾一切地一把拉住了她:“不,不要,晓珠,我真的很爱你,求求你,留下来吧,最后一次,好吗?”

  情急之下的顾健扑通一声跪在了杜晓珠面前:“晓珠,别走,我爱你,求你了,不要离开我……”

  被顾健抱住了双腿的杜晓珠,心里也十分痛苦。两人相识相恋三年了,酸甜苦辣一一尝尽,为什么到头来却是劳燕分飞呢?杜晓珠不禁蹲下去,想拉起顾健,被拉起身的顾健却一把抱紧了她。也许是离别的伤感让杜晓珠感动了,她身体一软,就被顾健抱到了床上去。两人忘我地投入,一次次被汹涌的浪潮吞没。

  当两人都精疲力尽地躺在地毯上时,顾健轻吻着杜晓珠,喃喃道:“晓珠,我爱你,不要离开我。”

  杜晓珠躺着一动不动,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杨小牧那英俊帅气的笑容,不禁一阵酸楚和伤感。

  见杜晓珠没有反应,顾健便使劲晃着她的肩膀:“你说话啊,为什么不说话?”

  杜晓珠的火气腾地上来了,不耐烦地叫道:“我已经是杨小牧的人了,今天这是最后一次,从现在开始我们分道扬镳。”

  顾健又急又气,他正想发作,却没有想到这时候他的手机会突然连续收到三条来自杨小牧的短信,上面写着:你对晓珠不好,让她受伤害;你们之间的事我知道了,我喜欢晓珠;不要强迫晓珠,让晓珠自己选择。

  顾健含着热泪用颤抖的手,当着杜晓珠的面给杨小牧回了短信:我尊重你,管你叫哥,你知道不知道,朋友妻不可欺,你这明着抢人家女朋友。

  但发完这条短信之后,杨小牧没有回。顾健躺在床上,前尘往事一起向他压来,想到自己这几年对杜晓珠的付出和爱情,到现在自己心爱的女孩儿不但移情别恋,而且明确告诉他已经跟别人上床。

  顾健觉得,自己可以不计较杜晓珠的过错,只要她答应继续跟自己恋爱就可以不再追究她的出轨,却没有想到杜晓珠依然坚决要分手,心中的委屈使他感到胸中越来越憋闷。尤其是杨小牧的短信,让顾健气得上气不接下气地躺在那里呼呼直喘粗气,他止不住坐起来唉声叹气。

  但是,顾健的叹气声却惹恼了杜晓珠,她冷冰冰地说:“你让不让人睡啊,你再这样我走了。”说着,站起身就往外走。

  望着杜晓珠冷冰冰的眼神,压抑在顾健心底的怒火突然冲上额头。他猛地扑到已经走到房门口的杜晓珠身上,一边痛苦地哭喊着,一边使劲掐着杜晓珠的脖子拼命摇晃。

  情绪冲动的顾健丝毫没有注意到杜晓珠痛苦的表情,他把杜晓珠推到床上后,用一个枕头压在杜晓珠脸上。杜晓珠根本没有力气挣扎,她艰难地喘息着,渐渐地没有了声息。

  顾健哭喊着摇晃了好一阵儿才放开手,当他疲惫不堪地掀开枕头时,突然从激动和迷茫中清醒过来。他惊恐万分地发现,杜晓珠脸色发紫,已经没有了喘息。他吓呆了,怔怔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顾健坐了很久,确认杜晓珠已经死亡之后,他决定自杀殉情。顾健在酒店的信纸上写下一份绝笔信:“晓珠,我爱你,爱之深,恨亦深。两年来,我们朝夕相伴,度过了太多美好时光。我不懂事,惹你生气,当我深刻领悟到时,一切都太晚了!我承诺给你永远美好的生活,我一直在为之努力,只是方法欠妥,后悔也晚了。我为你和我们将来规划的美好也永远流逝了!一切都太晚了,我对你的爱一直很深很深!我希望能永远一起走下去,为了我们,为了我爱的晓珠。”

  顾健在这封信的末尾写上“绝笔”两个字后,打碎了一个玻璃杯,狠狠地用尖利的玻璃渣朝左手腕划去,鲜血一下子涌了出来。

  顾健躺在床上,希望自己能够流血自尽。他躺在床上拥着杜晓珠迷糊了一会儿,发现血液已经凝固了。他再次拿起碎玻璃在手腕上划出一道血口,但流了一会儿血又凝固了。顾健不停地在手腕上划了十几道口子,直到手腕上血肉模糊,也没有死成。

  顾健这时候满脑子全是“殉情”两个字,他把床头灯拧下来,把手插到灯座里,却没有触电的感觉。之后他把电视的接线板卸下来,也没有触电的感觉。接着他到卫生间卸下一个电源插座,他想,这次总可以了。然后他回房间给杜晓珠盖好被子,跟她说了一声“天堂见”,又回到了卫生间。顾健坐在马桶上,两手各捏着一根电线,电流迅速传遍了他的全身,两眼全是雪花,他坚持忍着希望被电死,但是手被电流给打开了。顾健想到了水能导电,他往电线和手上泼了一杯水,准备再次自杀,但因为电线遇到水后突然断路,房间一下子黑暗下来。

  顾健在黑暗中陪伴着杜晓珠等到了天亮。他把杜晓珠的尸体用被子裹住,看起来好像在熟睡当中。做完这一切,顾健到床前默默吻了吻杜晓珠冰凉的嘴角,然后悄悄地离开了房间。

  顾健把自己和杜晓珠的东西整理好带回家后,准备到超市买把刀回宾馆自杀。在去超市的路上,他收到一个同学告诉他学校有事让他回学校的短信。正是这个短信,使顾健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他觉得自杀前应该跟父母告别,便给爸爸顾洪打了个电话。

  在电话上,顾健对爸爸说:“近期要是有人找我,你就说找不到我,我回学校了,爸爸,你跟妈妈要多保重,我走了,你们一定要保重啊!”

  顾洪从顾健的口吻中听出了异样,连忙问:“你是不是出事了?”

  顾健说:“我在超市,你过来我告诉你。”

  顾洪连忙赶到超市,见到爸爸,顾健把自己掐死杜晓珠的情况告诉了爸爸后,征求爸爸的意见说:“我想去自首,就是放心不下你和妈妈,我就是想告诉你一声,让你们知道我去那儿了。”

  顾洪沉思了一会儿说:“你去自首吧,我陪你去。”

  顾健在顾洪的陪伴下到派出所自首,并如实供述了他杀死杜晓珠的全过程。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古训,但是,儿子顾健犯罪之后,顾洪夫妇不是坐以待毙,而是心怀亲情依靠法律,陪儿子自首,聘请着名律师,积极进行民事赔偿,赢得了被害人母亲的同情,杀人犯和被害人的父母联手帮助杀人犯减轻罪责,终于把儿子从死神手中拉了回来。

  亲友犯罪之后,作为犯罪嫌疑人的亲友应该怎么做,本案提供了一个典型的范例。顾健杀人之后,很多人为这名大学生惋惜的同时,都认为按照法律身负命案的大学生必死无疑,最起码也要被判处死缓。而法院依照法律,一审判处顾健无期徒刑。

  刑罚如此之轻,令很多人大惑不解,但熟悉内情的人都认为刑当其罪。之所以有这样的判决结果,正是顾健的父母在儿子犯罪之后的一系列感人的救赎行动,才顺应了法律,感动了受害人的母亲,感动了法官和律师,以至于受害人的母亲亲自出庭向法官为杀害自己亲生女儿的仇人求情。

  杜晓珠的母亲杜丽接到京北市公安局的电话,告知女儿在京北遇害的凶讯。这个消息让她顿时感到天旋地转,就像天塌下来一样:“不可能吧,是不是搞错了?”但不管她是不是相信自己的耳朵,事实就是这样,她的女儿已经不在人世了。

  杜丽在亲友的陪伴下急匆匆乘飞机赶到京北。在公安局刑侦大队,当她从警官那里得知了女儿被害的全部过程时,她的心仿佛在滴血。

  “我没想到顾健的心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狠。”杜丽满眼噙着泪水说,“我的女儿是个听话的孩子呀!她是我唯一的亲人,也是我唯一的精神寄托和希望,谁想到她突然惨遭毒手……”

  在医院的太平间里,当杜丽在亲友的搀扶下看到全身发紫、面目全非的女儿时,她悲痛欲绝,精神几近崩溃。她对警官说:“顾健!就是顾健把我女儿给害了……你们一定要尽快结案,严惩凶手啊!”

  杜丽此刻她最恨的当然是亲手杀死女儿的凶手顾健,一种隐藏在心底的诅咒使她拿起笔给警方写了一封信:“受害者杜晓珠是我唯一的女儿,在火车站与女儿的依依惜别竟成了最后诀别。我在女儿出生后不久与夫离婚,20年漫漫人生苦旅,为抚养女儿和供女儿读书,我倾其所有,付出了心血、金钱和健康,实指望女儿大学毕业后能为社会尽绵薄之力,谁想到女儿惨遭毒手,使我母女阴阳相隔。凶犯已成年,接受过高等教育,他应该清楚违反他人意愿侵犯受害人尊严乃至生命的严重后果,应该接受严惩。作为母亲,泣请司法机关准确定案,严惩杀人凶手……”

  就在杜丽把这封信交给警方的同时,顾洪夫妇也得到了杜丽来到京北的消息。他们在杜丽到达京北的当天晚上,几经周折找到了杜丽居住的酒店。

  当他们敲开房门,悲痛欲绝的杜丽见到顾洪夫妇的身份后,她的心就“咯噔”了一下,大脑一下麻木了,好半天才恢复思维。此时女儿之死已经成为她最大的伤痛,亲手杀死自己女儿的凶手的父母又来到自己面前,她更是心如刀割!

  杜丽冷冷地擦了一把眼泪,伤心地说:“你们走吧!我不想见到你们!晓珠那孩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说着,泪水就掉了下来。

  杜丽的泪一滴一滴地砸在顾洪夫妇的心上,顾洪感觉到心口撕扯般地疼起来,这几年来他们一直把杜晓珠当作自己的亲生女儿看待,眼看毕业后他们就要结婚了,谁会想到出现如此悲剧。他语无伦次,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说道:“我们来看您,是商量一下孩子的事情,下一步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说着,拿出10万元现金塞到杜丽手里。

  “别猫哭耗子了!我不要你们的钱!你们走吧。”杜丽一把将他们推出门外。

  听了这样的话,顾洪夫妇也泪流满面,他们绝望地一步步地往门外挪去。看着这对夫妇的身影,仿佛有什么东西突然揪扯住了杜丽的心,她扭转身不敢再看,她怕继续看下去,自己会喊住她们……

  突然,顾洪夫妇双双跪在了门前,说道:“我们就是天天到这里来下跪,求您原谅我们没有照顾好孩子……我们夫妻俩对孩子都已经有了感情,我们没办法还你啊……”

  杜丽伸手搀扶着顾洪夫妇说:“我的孩子已经走了,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

  接连三次,杜丽拉他们起来,他们又再一次跪下去,那样地执着,那样地坚定……

  面对这对跪下的父母,同样做母亲的杜丽的心被深深刺痛了,毕竟顾洪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与杜晓珠一起生活了三年,他们对杜晓珠的关心和照顾是无微不至的,现在杜晓珠丧命于顾健的手里,自己不能迁罪于顾洪夫妇。

  在顾洪夫妇的苦苦哀求下,杜丽收下了他们拿来的10万元钱。同时,顾洪夫妇提出了对杜晓珠的死亡进行赔偿的请求。按照法律程序,这种民事赔偿一般是伴随刑事判决由法院一同下达的,现在顾洪夫妇提前提出民事赔偿,多少有点儿让杜丽意外。但顾洪真诚地说:“孩子是您一辈子的寄托,也是我们的寄托,现在杜晓珠已经走了,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保住顾健的一条命啊!我们主动提出赔偿,就是求您能帮我们说说话,尽量减轻孩子的罪责。我们知道无论拿多少钱都不能补偿您的丧女之痛。现在我们能够想到的办法就是尽我们所能,对您进行赔偿了,我们都是做父母的,也请您理解我们的诚心。”

  杜丽并没有从丧女之痛中摆脱出来,这时候她依然对顾健充满怨恨,怎么有心思去为顾健解脱呢?她很干脆地说道:“都已经到了公安局了,还有什么好说的?我把这个孩子养到这么大,也花了不少的钱,你给我赔100万吧!”

  杜丽知道,对于普通工薪阶层的顾洪夫妇来说,100万元的赔偿数额无异于天文数字。她就是想让顾洪夫妇知难而退,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顾洪很爽快地答应了她的条件,杜丽一下傻了眼,但是,说出去的话又无法一下子收回来。

  几天后,已经回到南宁的杜丽突然接到顾洪的电话:“我们求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又把房子卖了,凑够了100万元,已经电汇到您的账号上了,您去银行办理一下吧……”

  杜丽不知如何是好了,犹豫了半天,她才吞吞吐吐地说道:“我并没有打算要你们的钱,孩子去了我要钱还有什么用,我把钱再给你们汇过去吧。”

  顾洪急了:“大姐,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吗?如果您嫌钱少,我们可以再想办法多给些……”

  在顾洪的哀求声中,杜丽说:“我回来以后平心静气地想了想,我们已经失去了女儿,再也不能失去儿子了,你们两口子一定不要过度悲伤,我们一定要联手挽救孩子啊!”

  当天,双方父母在电话上聊了近一个小时,也流了近一个小时的眼泪。面对顾洪这对无助、脆弱的夫妻,想到杀害女儿的顾健差一点儿成为自己的女婿,杜丽几乎有些怨恨自己的自私、狭隘和不冷静了。

  从此之后,杜丽几乎每周都给顾洪夫妇打电话,劝他们振作精神,想方设法挽救顾健。而深明大义的杜丽更是给警方和检察院写信,请求他们对顾健网开一面,从轻处罚。

  顾洪夫妇在靠真情打动杜丽的同时,也在积极为顾健聘请律师。经过多方打听,他们找到了京北着名律师刘阳。刘阳律师深入了解案情后,非常同情顾健,他认为顾健是典型的激情杀人而不是有计划、有预谋的犯罪,加上杜晓珠提出分手,在情感上刺激伤害了顾健,顾健在情急之下伤害了被告人。在杀人之后,顾健有自首情节,附带民事赔偿问题已经解决,被害人家属已放弃其他一切诉权,顾健没有犯罪前科,以往在学校表现良好,所以具有明确的法定和酌定的从轻、减轻的情节和事实依据。

  经过警方的审讯和检方的起诉,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顾健杀害杜晓珠一案。

  顾健所在学校开具了他在校表现良好的证明,顾健和杜晓珠的两百多名同学也联名写信,恳请法官从轻处理,给顾健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在法庭上,更令人感动的是杜丽的深明大义,她表示此事尽管对她造成了极大伤害,但是她愿意原谅顾健。她在提交给法庭的信中说:“逝者已去,经理智的考虑,我同意接受顾健父母支付相应的经济补偿我失女造成的不可估量的损失,恳请法院对顾健在法律界定的量刑范围内从轻处罚!”

  面对法官的审问,顾健痛悔万分地哭诉说:“我很后悔,辜负了父母的养育之恩,也对不起晓珠。我杀死了她,我愿意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我们曾经为对方付出了太多……”

  当在法庭上提起与杜晓珠在一起的时光,顾健的肩膀不停地抖动着,哽咽得几乎说不出话。旁听者被感动得不断拿纸擦拭眼泪。

  在法庭上,顾健希望有机会能为杜晓珠的母亲尽孝,他说:“今天我以杀人犯的身份坐在这儿,我想对她母亲说,阿姨,我确实非常爱她,非常抱歉。我这种行为给双方家庭带来了极大的痛苦。”

  考虑到顾健的自首情节和提前进行民事赔偿,并得到了被害人母亲的原谅,公诉人在法庭辩论结束之后,也向法官提出顾健有法定的从轻情节,希望法官在量刑时予以考虑。

  就这样,一场关于杀人犯的庭审现场,变成了公诉人、被告人、律师和被告人同学集体为犯罪嫌疑人请求从轻判决的恳请。在场的顾洪夫妇为此热泪盈眶。

  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顾健因感情问题与女友发生争执后,竟故意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且犯罪性质极为恶劣,后果特别严重,依法应予惩处。鉴于被告人顾健作案后能主动投案自首,积极赔偿,认罪悔罪,依法予以从轻处罚。检察院指控被告人顾健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鉴于顾健在校期间表现良好,又系初犯,犯罪后投案自首,且民事赔偿已协商解决,建议法庭对顾健从轻处罚的辩护意见成立。根据被告人顾健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之规定,被告人顾健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法院作出判决前,顾洪夫妇的心一直悬着,他们已经做好孩子被判死缓的准备了,他曾经想到过孩子可能会轻判,但没想到法院却判顾健无期徒刑。悲喜交加的顾洪夫妇在法庭上喜极而泣泪如雨下。在法官宣布完判决之后,顾洪夫妇向法官和庄严的法徽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
请等待更新或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向您推荐
甜妻来袭:墨少,要抱抱
作者:夜迷离

继妹抢了她的未婚夫,所以,在他们的婚礼上,她趁着酒醉,也拉了...

爱是毒药,蚀骨伤人
作者:菜籽

莫采晴在最青涩的年华,遇上了傅景尧,从此一眼万年。 他成了...

幸孕宝贝:总裁爹地要给力
作者:南岸青栀

传说,宁溪古镇有一种花的花香,是最好的催情药。 江筠儿不信...

晏晏而歌:盛世宠婚
作者:卜城

在她步履维艰时,他突然出现,扬言宣布,他是她老公。 她茫然...

暖婚成霜:恋上危情美娇妻
作者:榴莲

一场婚姻,葬送了她的事业; 一场大火,葬送了她的婚姻和最爱...

离婚了,让我们开始爱情
作者:望舒

姜子涵不确定的是,自己是否还一直深爱着她的“前夫”。 ...

? 2017 喜阅 http://www.xiread.com
北京酷读文化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