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读到:《摸金玦之鬼门天师》 第二十章 旋涡之海(下) 接着读>>

第二十章 旋涡之海(下)

作者:天下霸唱 发布时间:2018-10-25 16:38:56 字数:11742
  

  1

  我心想:进入了大殿深处又如何?为什么没见到宝相花?还要再往深处走不成?之前以为走到这座大殿的尽头,可以见到宝相花,再从宝相花伸入地裂子的蔓条上或许可以找到出口。我们所能够想到的活路仅有这一条,不过在目前看来,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一来没想到在梦中才可以进入大殿深处,二来没想到走到这一步仍没见到宝相花,还有一个更要命的,即使找到了出口,我们也只是在梦中可以出去,岂不是等于根本没出去?

  我有一肚子的疑惑,旋涡大殿是什么人造的?又是出于什么目的?规模究竟有多大?宝相花的根脉是否在大殿深处?宝相花又如何使人了脱生死?为什么已经死掉的人会在大殿中显身?在大殿中见到的老土耗子与另一个胖子,是不是同一个“鬼”?这个“鬼”为什么不想让我们往深处走?

  我们想破了头也想不出其中的任何一个,二人无可奈何,只道是“既来之,则安之”,定下神来打量石柱,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可是绕至石柱侧面,发觉前边起了雾,越往前走雾气越浓,不知宝相花在不在雾中。探照灯的光束这时又变暗了,随时可能灭掉。我心想:如果是在梦中,探照灯的电池可不该用尽,这究竟是不是梦?

  两个人担心探照灯灭掉,决定先进入雾中瞧瞧有没有宝相花。我不知接近宝相花之后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情况,于是摘下步兵锹握在手上,探照灯交还给尖果。二人又往前走了几步,忽觉身上的寒毛一根一根竖了起来,迷雾中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虽然隐在雾中看不见,但是身上已经起了一层层鸡皮疙瘩,说不出来为什么这么怕,也不知道怕的是什么,不可名状的恐怖让我和尖果身不由己地发抖,手上的步兵锹都快握不住了。

  平时我没有胖子那么浑不吝,胆子可也不小,在屯垦兵团和知青中是有一号的大胆不怕死,边境上打过狼群,森林中斗过熊,大辽太后的棺椁我都敢钻。而且走到这一步,我已经有了面对死亡的心理准备,脑袋别到裤腰带上,只当这条命是捡来的,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可怕的?可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们还没见到迷雾中这个东西,却已打了一个寒战,吓得全身发抖,手脚几乎不听使唤了。两个人恍然大悟,规模惊人的旋涡大殿,进来之后上不了天,入不了地,怎么走也走不出去,却不是为了将进来的人困死,而是困住了一个能把人吓死的东西!

  我和尖果心惊肉跳,吓得胆都寒了,说不定我们全想错了,或许宝相花并不在旋涡大殿中,又或许宝相花才是那个能把人吓死的东西,反正我们不敢再往前走了,我宁愿困死在大殿中,也不想去找迷雾中的宝相花了。当时脑子里没有别的念头,只想有多远逃多远,可别等在这个旋涡大殿中徘徊了上千年的亡魂找上我们!我急忙抓住尖果的手往后拽,示意她快走!尖果同样明白我们的处境何等凶险,她不敢再用探照灯往前照,按低了探照灯,两个人一步一步往后退,由于两条腿不住发抖,脚落在地上如同踩进了棉花套,全是软的。我们不仅不敢跑,两条腿也拉不开栓了,只好硬着头皮往后退,怎知刚才转过来的石柱不见了,周围全是迷雾。

  正当此时,探照灯的光束灭掉了,甩了几下也没什么用。我意识到没有退路了,还好身在梦中,必须尽快从这个可怕的噩梦中出去,当即在自己身上狠狠掐了几下,却怎么无法从梦中惊醒。二人心中绝望无比,原来进入了这个噩梦,到死也不可能醒转过来!

  2

  我用步兵锹在手背上割了一道口子,鲜血直流,但是仍在梦中出不去。失去了探照灯的光束,大殿中一片漆黑,我和尖果相距虽近,却见不到对方的脸,可是不用看也知道,两个人的脸色可能都跟白纸一般,我们之前大意了,没想到进来容易,却无法从梦中出去!

  二人吓得不知所措,这时我忽然觉得有只手将我拽住了,猛地往上一扯,我一下子坐了起来,身上的冷汗都湿透了,张开大口不住喘粗气,睁开眼左右一看,见自己正坐在石柱下,是胖子将我和尖果拽了起来。尖果也是面如人色,惊得说不出话。胖子手持一根火把,照了照尖果,又照了照我,一脸茫然地问道:“你们做了什么噩梦?怎么吓成这样?”

  我借过火光看到胖子的脸,又见地上有两个烟头,明白这是从梦中出来了,好不容易定下神来,暗道一声“侥幸”,若不是胖子发觉我和尖果的情况不对,伸手将我们拽了起来,我们两个人哪里还有命在!

  等我们缓过劲儿来,三言两语将在梦中的遭遇给胖子说了一遍,旋涡大殿没有出口,但在梦中可以进入大殿深处,深处全是迷雾,不知雾中是宝相花还是什么东西,死气沉沉的,总之太可怕了。好在还有一个插旗儿的,否则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胖子听得目瞪口呆,觉得难以置信,向来说是同床异梦,却没听说两个人可以做同一个梦,但是事实俱在,却又不得不信。既然在梦中可以接近宝相花,岂不是简单了,总比困在没有尽头的旋涡大殿中走不出去好。宝相花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可以发光吗?大不了兵来将挡、水来土埋。我说这绝不可行,且不说雾中有什么,如果只能在梦中接近宝相花,那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这和做梦娶媳妇儿是一个道理,纵然你在梦中见到了宝相花,也找到了出路,那不还是做梦吗?做梦逃出去有什么用?何况我们并不清楚,迷雾中的东西是不是宝相花,事已至此,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了。

  尖果发现我手背上还在淌血,撕了条绑腿的带子给我裹上。我心念一动,在梦中用步兵锹划了一道口子,怎么还在淌血?刚才经历的一切究竟是不是在梦中?我让尖果打开探照灯,探照灯也不亮了。胖子从背囊中掏出电池,装在探照灯上,这才又亮了起来,但这也是仅有的电池了。我和尖果又惊又骇,我手背上用步兵锹划开了口子、尖果的探照灯电池用尽,全是在梦中发生的事情,我们已经从梦境中出来了,为何仍是如此?

  我们完全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原因,但是从结果上可以得知,在旋涡大殿中做的噩梦,如同魂灵出壳,不仅是人的魂灵,探照灯也一样,比如在梦中探照灯的电池用尽了,醒过来之后的探照灯也不会再亮,抽过的烟应该也没了味道,如果我们在梦中死了,同样不会再活过来。而且一旦进入噩梦之中,绝不可能自己醒来。我们仨困在旋涡大殿中无路可走,不用等到饿死,只要三个人全睡过去,那是一个也活不了!

  正说到这里,胖子手上的火把灭了,昭和十三式背囊中还有一根火把,他掏出来准备点上照亮,我拦住他说:“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火把和探照灯都别用了。”又告诉尖果:“探照灯的备用电池也已经没有了,有必要的时候才打开。”

  胖子说:“眼前什么都瞧不见,怎么走出去?”

  我说:“瞧得见又何如,不还是走不出去。”

  胖子打了个哈欠,说道:“那只有坐下等死了,你们俩刚才好歹对付了一觉,我可一直没合眼,要不我……”

  我忙对他说:“你可千万别犯困,不光是你,我也睁不开眼了,刚才我是对付了一觉,但是和没睡没什么两样,梦境中的东西太恐怖了,到了这会儿我还后怕!”

  我担心三个人不知不觉睡过去,决定互相掐胳膊,过一会儿掐一下,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次进入梦境了。口中说是不怕死,不过蝼蚁尚且偷生,为人岂不惜命?如果舍不得扔了这条小命,还是得想个法子,从旋涡大殿之中出去。

  胖子说:“这话你都说了八遍了,你想出去我不想出去?能想出法子还不想吗?问题是真想不出来了,你要让我说,倒不如听天由命。”

  我骂道:“你大爷的,你不是不信命吗?”

  胖子说:“此一时彼一时啊!有时候不信命还真不成!”

  我问他:“那就等死了?”

  胖子说:“我可没说听天由命是等死,其实我这也是一个法子,老话怎么说的,狗急了会跳墙,人急了有主意!你们仔细想想,咱仨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

  3

  我和尖果一听这话这么耳熟,怎么又说到人和人有什么不一样了?问胖子究竟想说什么,我们三个人和别人有什么不同?别人指的是谁?

  胖子说:“人和人的命不一样,绿豆糕没馅儿,不如高粱面儿!你比如以我来说,北大荒生产兵团不下二三十个师,人员至少有几十万,怎么就把我胖子分在了屯垦三师,屯垦三师也有万八千人,怎么就轮到我去17号屯垦农场?不在17号屯垦农场戍边,能遇上暴风雪和狼灾?不是那场百年不遇的暴风雪,能有只大狐狸带路躲进辽墓?不进辽墓能见到壁画上的黄金灵芝?没见过黄金灵芝,盗墓的土耗子能找上我?没有这么多的前因,后来我能落到这个地步?这不是命是什么?如果说这是我的命,那我不得不问一句了,为什么我有这个命?死了那么多人,为什么我却没死?为什么没在17号屯垦农场让狼吃了?为什么我没被流沙活埋在墓中?为什么没掉进暗河淹死?为什么没在金匪的村子里让耗子啃了?为什么可以来到这座深埋地底的大殿?如果说老天爷非得让我死在这里不可,我觉得真没必要这么折腾,无非是这一条命,怎么死不是死。我可以活下来一定有个什么原因,多半因为我肩负了重大的使命才来到这世上,只是大浪淘沙始见金,我自己还不知道而已。否则不必有我了,世上的张三、李四、王二麻子还不够多吗?”

  我听他东一榔头西一棒子说了一大通,没一句真格的,我还是不明白他想出了什么法子,让他别侃了,直接说“所以”。

  胖子道:“所以说……不是命大,而是命不该绝,车行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根本不用想太多。”

  我怒道:“你口沫横飞胡侃乱吹说了这么多,一句有用的没有,全是他娘的屁话!大庙不收小庙不要的没头鬼,还肩负什么重大使命,没了你这个臭鸡蛋,别人还不做槽子糕了?”

  胖子说:“噢,你说的那是口吐莲花,别人说的全是屁话?我可告诉你,我的话全说在理儿上了,一个字顶得上一头猪一只鸡,你自己想不明白罢了。”

  我又是一怔,什么一个字顶一头猪一只鸡?再一想才知道,他可能是想说“字字珠玑”。我气不打一处来,上去要掐他,不把他掐疼了,他还得说梦话!可是周围太黑了,我一下子起猛了,一头撞在了石柱上,撞得我七荤八素直发蒙。以往我和胖子争论,尖果在一旁都不开口,从来不和稀泥,这也是让我们对她另眼相看的原因。她听到我的头撞上石柱,打开探照灯过来看我有没有撞破了头。好在头上有关东军防撞帽,我的头没撞破,但是撞了这一下的感觉似有似无,分明与刚才在梦中的感觉一样,又见胖子和尖果都在身边,心中暗道一声“糟糕”!立即让这两个人跟上我,绕到石柱一侧,举探照灯往前一照,前方是一片迷雾。我不由得一阵绝望,旋涡大殿中什么东西都没有,仅在梦中才会有雾。我们三个人太累了,说是千万别打瞌睡,可在听胖子说话的同时,不知不觉全部进入了梦中!

  4

  我担心让雾中的东西发觉,当即将探照灯的光束关掉了。胖子不相信这个梦进得来出不去,以为宝相花在雾中,撸胳膊挽袖子,准备上前一探究竟。我让他别过去,他不以为然:“你是太多疑了,树叶掉了怕砸脑袋!”说话的同时,他带上探照灯,端起村田22式猎枪往前边走。我和尖果急忙追上去将他拽住,再次退到石柱下,却见胖子的两条腿也在发抖。

  我低声问他:“你不是不怕吗?腿怎么抖上了?”

  胖子说:“这儿有虱子,我抖落抖落……”他嘴上虽硬,但是止不住吓得发抖。他也觉得不对劲儿,真要见到什么也行,还没见到雾中的东西,怎么会吓成这样?

  三个人都知道不能接近梦境中的雾了,小心翼翼躲在石柱后边,一个个心惊胆战,大气也不敢出上一口。长有宝相花的旋涡之海至少分为三层,头一层是一座遍布石柱的神秘大殿,绕行石柱可以进入第二层,在梦中能够进入第三层,不过一旦进入梦中,凭我们自己无论如何也回不到上一层。迷雾中一定有个惊人的秘密,我们却不敢接近,目前仅有一根火把和探照灯可以照明,全部用完之后,当真只有死路一条了。况且置身于梦境之中,即使我们三个人豁出命去,进入雾中找到宝相花,又有什么用?

  我定了定神,心想说别的全是多余,首先要从梦境中出去,这又是不可能做到的。之前我用步兵锹在手背上割了一道口子,也没起任何作用,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从梦中惊醒,大殿中又没有别的人了。

  我忽然意识到,旋涡大殿中的活人是没有了,却有一个“鬼”!我和尖果进入梦境之后,有一个“鬼”想将我们引走。在此之前,我们三个人在石柱下也见到了这个“鬼”。不论是我们在梦中见到的胖子,还是已经死掉的老土耗子,应当是同一个“鬼”。这个“鬼”不想让我们往大殿深处走,是不想让我们接近宝相花,还是有什么目的,我们无从得知。不过我能感觉得到,这个“鬼”并不是雾中的东西,如果说雾中是个无比恐怖的存在,我们见到的“鬼”,却与这座大殿中的旋涡一样,空洞而又虚无。

  当时我们想到过,我们三个人困在没有尽头的大殿之中,到头来只有一死,无非多活几时少活几时罢了,“鬼”之所以显身出来,要将我们引开,是不想让我们往深处走了。我却怎么也想不通,即使进入大殿深处的梦境,仍是死路一条,它为什么还会担心我们接近宝相花?

  另外还有一点,上一次进入梦境,我发觉那个“鬼”不是胖子,于是伸出手将对方扯住,却似让一个旋涡卷住了,我使劲一挣,从旋涡中将手拽了出来,可见大殿中的“鬼”,无法直接将我们置于死地。

  如果洞悉其中的真相,或许可以从旋涡大殿中出去,不过我要是能想明白这个,早带胖子和尖果逃出去了,还至于走投无路?我脑中胡思乱想,一时间忘了还躲在石柱后边。胖子已经沉不住气了,用探照灯往前一照,前边仍是一片迷雾,似乎距离我们近了一些。他对我和尖果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待在这里也是等死,不如往另一个方向走!”我这才回过神来,心想我们三个人落在这个梦中,完全没有活路可走,目前无非有三个选择,一是进入迷雾之中,二是继续躲在石柱下边,三是往另一个方向走。大殿深处的雾正在弥漫开来,前两个选择有死无生,往另一个方向走则是一切不明,在没想出法子之前,我们只有选择后者了。

  上次进入梦境,大殿中的“鬼”想让我和尖果往这个方向走,当时我们没有上当,而今迫于无奈,却是自己要往这边走,还不知道会撞见什么,应了胖子那句话——真得听天由命了!我们三个人不敢托大,仍由尖果带上探照灯,我握住步兵锹跟在她身后,一边照亮一边往前摸索,胖子手持村田22式猎枪断后,从石柱下边出发,一直往另一个方向走。然而在迷雾之外,梦境中的大殿似乎没有变化,大约走出三十余步,面前又是一根石柱。三人均有不好的预感,再这么走下去,多半与之前一样,前边只有一根接一根的石柱,永远走不到尽头。胖子问我:“还往前走吗?”

  我并不死心,决定再往前走,于是用步兵锹在石柱上凿了一个标记,又往前走了三十几步,仍有一根石柱。尖果转过头用探照灯往后边一照,光束所及之处大雾弥漫。我们担心雾中的东西追了上来,连忙用步兵锹凿下标记,加快脚步往前走,接连走了几根石柱,转过头去仍见得到雾,而且距离我们越来越近。三人心念如灰,步兵锹凿下的标记没有任何意义,说不定我们一直在一根石柱下打转,因为这是在梦境之中!

  5

  这个梦境的可怕之处正在于此,我们做什么都没意义,如果死了却会真的死掉。我又想起刚才的念头,大殿中的“鬼”无法直接干掉我们,又不想让我们接近雾中的宝相花,这个原因是什么?

  胖子见我两眼发直,急道:“大殿中的雾越来越近了,你还发什么呆?”

  我将我心中的疑问对他说了,这其中一定有个什么原因。

  胖子说:“小葱蘸酱,越吃越胖,那还有什么原因?”

  尖果对胖子说道:“你先别打岔,让他好好想想。”

  胖子说:“我成打岔的了?你可不能总向着他说话,我也是一片丹心照汗青啊!”

  尖果却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我们的目标是从大殿中出去,可即使不在梦境之中,我们一样找不到这座大殿的出口,仅以两条腿无论如何也走不出去。不过这座大殿中的“鬼”,却不想让我们接近“宝相花”,或许“宝相花”可以打破这个梦!

  虽说置之死地而后生,但是我们又不敢接近大殿中的雾,转过头一看,迷雾已经到了我们身后。三个人不由得全身发抖,探照灯的光束也不住晃动。胖子问我和尖果:“进去可出不来了,你们想好了吗?”

  话音未落,迷雾之中浮现出四个巨大的光亮,如同有四个灯,两个一对,悬在高处,忽远忽近。因为让雾挡住了,瞧不见是什么东西。我们仨刚才还想进入雾中找到宝相花,怎知见到雾中的光亮,却已心寒胆裂,手脚发抖,吓得一动也不能动了,不是不敢动,而是完全动不了,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怕。相传宝相花乃二十四佛花之首,放万丈光明,照十方世界,可以使人了脱生死,为什么如此可怕?我们不该先入为主,以为宝相花在雾中,实际上我们并不知道雾中有什么,会是吃人的恶鬼不成?

  我两条腿打战,手脚不听使唤,想逃也逃不了,估计胖子和尖果也一样。而胖子正端着村田22式猎枪,他手指还能动,一扣扳机放了一枪,雾中的灯当即灭了一个,但是一瞬间又亮了。他让枪支的后坐力顶了一下,一屁股坐倒在地,这一来手脚可以动了,他二话不说,伸手把我和尖果拽到了后边。胖子叫了一声苦:“我的老天爷,你们可没告诉过我,雾中这个宝相花是活的!”

  三人来不及多想,撒开两条腿,跌跌撞撞连滚带爬往前逃命,在大殿中逃了一阵儿,经过一根又一根石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一个个“呼哧呼哧”直喘,身后的迷雾却仍在接近。慌乱之际,尖果绊了一跤,摔在地上一时间起不了身。胖子咬紧牙关将她背上,我捡起了探照灯,又拼命往前边逃,在大殿中东绕西转,却无法摆脱后边的迷雾。我和胖子气喘吁吁,胸口似要炸裂开来一般,脚底下有一步没一步,实在跑不动了,心中绝望至极,再不从梦中出去,三个人都得死在这里!可是大殿中的梦境进得来出不去,一头在石柱上撞死也没用,落到这个地步,当真是无法可想!

  6

  正当走投无路之际,我突然意识到,有一个摆在眼前的情况却被我忽略了——这是在梦中!虽然不知道大殿中的梦境究竟是怎么来的,但是我们在梦中的感觉似有似无,并不十分真切。记得我和尖果头一次进入梦境,并没有惊动雾中的宝相花。而这一次见到雾中有几个大灯,胖子开了一枪,迷雾当即涌了过来,但也只是见到了探照灯的光束,未必可以发觉生人的气息。我们三个人关掉探照灯,或许可以躲过去。

  我心想是死是活在此一举,来不及对胖子和尖果多说,眼见又到了一根石柱近前,立即关了探照灯,拽上背了尖果的胖子,低声“嘘”了一下,让胖子别说话。胖子也有个贼机灵,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当即放下背上的尖果。三个人躲到石柱后边,紧闭双眼一声不吭。过了很久我才睁开眼,似乎已经感觉不到那个可怕的气息了,身子也不再发抖。我大起胆子打开探照灯,往周围照了一照,四下里不见有雾,可见雾中的宝相花去了别处。三个人躲过一死,长出了一口气,将提到嗓子眼儿的心放下,但觉手脚发软,被迫倚在石柱上坐了下来。

  我和胖子不敢发出太大的响动,低声问尖果:“刚才摔那一下要不要紧?”尖果说:“你们别担心,我还可以走……”我见她没事才把心放下,如果不从这个梦中出去,雾中的宝相花仍会找上我们,而对我们来说,往任何一个方向走,都只会见到一根接一根的石柱,根本无路走可,能想的法子全想到了,并无一策可行,探照灯的光亮正在变暗,看来很快又要灭掉了!

  探照灯一旦灭掉,仅有一根火把可以照亮,在想出对策之前,我不舍得再开探照灯了,刚要关上,却又冒出一个念头:万一再撞上大殿中的雾,爬到石柱上是不是可以躲一躲?念及此处,我举起探照灯去照身后的石柱,光束一晃,照见一张干瘪的老脸,双眼如同两个黑窟窿,又是那个死后显身的老土耗子!我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抬起一脚踹了上去,没想到石柱上大小不一的旋涡仅是一层干涸的泥土,摸上去坚硬如石,用步兵锹凿一下也只是一道痕迹,而我这一脚下去,居然踹掉了一大片,显出里边一层层排列有序的壁画。我们三个人目瞪口呆,怔了一怔,忙用手去扒裂开的土层,原来石柱下方嵌了一块大石板。上边的壁画浮雕层层分布,风格奇异,在一条直线上安排人与物品,以远近、大小分出尊卑,看上去虽然简单,但是构图有序、层次分明,完全不同于各朝各代的绘画。我们见到石板上密码一般的壁画,一个个都看得呆了。

  即使当前的危险再大,也不得不瞧个明白,说不定壁画中描绘的内容,会有这座大殿的出口。正待举目观瞧,我手上的探照灯灭了,没电的探照灯,还不如火柴有用,当时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见了。胖子的和十三式背囊中还有一根火把,此时不用更待何时?我让胖子将火把点上,借火光去看石板上的壁画。我心想:赢得了时间,才可以赢得一切!仅有一根火把的时间,还得别让雾中的东西发觉我们躲在这里,我们来得及根据壁画中的内容找到出口吗?稍一分神,更不知从何处看起了。

  尖果指向石板高处,她对我和胖子说:“你们看,上边一层壁画是不是开头?”我抬头往上看去,尖果所言不错,壁画根据上下、远近、大小排序,上边的是开头。胖子看得两眼发直,自言自语道:“壁画中是什么?三个大人带了几十个小鬼儿?不会是咱仨吧?”

  7

  我以为可以从壁画的内容中得知大殿中有没有宝相花,甚至如何从梦境中出去,但是出乎意料,上边一层横列壁画中描绘的内容,还真和胖子说的一样,当中是三个大人,身边有几十个小人儿,形态怪诞、举止奇异,分不出是人是鬼。我吃了一惊,如同当头泼下一盆冰水,不由得想到了大辽太后墓中殉葬的童子,壁画中这三个人,竟是我和胖子、尖果?

  胖子说:“那还真没准儿有鬼,要不怎么在这大殿中走不出去?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必须有勇气正视无情的真理!”

  我们三个人从大辽太后墓进来,是带了一个不如三岁孩童高的鬼门老祖,这已经够让人吃惊了,怎么可能又多出几十个小鬼儿?胖子的昭和十三式背囊中还有鬼不成?

  尖果让我和胖子先别急,壁画中的三个人头生纵目,我们可没长成这样,况且仅以一层壁画的内容,根本看不出什么端倪,是不是应当结合别的壁画来看?我和胖子点了点头,沉住气在火光下仔细端详,结合下边一层壁画可以看出来,上一层壁画中的人不是我们。横列壁画以叙事为主,构图简单,没有多余的渲染,内容直观有序,虽然十分离奇,但是我们连蒙带唬,至少可以看明白一多半。头一层1号壁画中的三个人,当中长有纵目,头顶有一只竖眼。人眼都是横的,可没见过横长的,显得格外诡异,壁画中或许仅仅是对于古老传说的夸大描绘。可能远在三皇五帝之前已经有纵目人了,又或许为了显示出尊卑与高下,在壁画中将纵目人放大了,使之与常人有别。由于年代太久远了,纵目人并没有在世上留下任何传说或记载。

  我们对1号壁画中的内容半信半疑,再看下一层2号壁画,纵目王者是宝相花真正的主人。3号壁画是在宝相花根部有一座大殿,进来的人为纵目王者献上奇珍异宝。三个人急于知道真相,不过壁画仅有一层了,我们的心都提了起来,举上火把定睛观瞧,底部的4号壁画之中有三个人,其中两个人一左一右,正在使劲推开一块石板,石板从中打开了,形同一道石门,上边还有一层层横列图画,与我们面前的这块石板完全一样,另一个人手持火把,似乎在给这两个人照亮!

  我和胖子、尖果都怔住了,4号壁画中的三个人是什么来头?之前误以为1号壁画中的三个纵目王者是我们仨,结合下边的壁画,才知道并非如此,然而4号壁画中的三个人,虽然分不出谁对谁,却正是我们三人。不过4号壁画中的内容又与当下的情形不一致,此时此刻,我们只是在火把的光亮下观看壁画,并没有推开石板。三个人怔了一怔,不约而同冒出一个念头——壁画中描绘的情形还没有发生,4号壁画是一个预言!刚才我们推过石板,但是一动不动,使多大劲也推不开,为什么4号壁画中描绘的情形,却是我们推开了石板?

  8

  我们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好不容易抓到一根救命稻草,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但没想到石板上的壁画到此为止,或许将石板推开,才可以见到别的壁画。我和胖子上前推了几下,吃奶的力气都使上了,根本推不动石板。我见火把的光亮越来越暗,形势十分紧迫,心想:我们是不是忽略了什么?当即在火把的光亮下,凑近了打量石板上的壁画,但见壁画中石板的一左一右各有一个凹痕,均为勾形。

  我瞧这凹痕似曾相识,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胖子打了一个愣,忽然伸手到怀中去掏,摸出一个勾形玉,往壁画上比画了一下,大小形状与凹痕完全一样。三个人无不愕然,旋涡石柱上的凹痕为什么与这玉勾相同?

  1968年一场规模罕见的暴风雪席卷而来,我和胖子、陆军、尖果四个人,留守在17号屯垦农场。为了躲避暴风雪和狼群,四个人跟在一只狐狸后头,进入了一座辽代古墓,墓道中有个干尸,至少死了几十年了,死人身上有伪满洲国钱币以及勾形玉,应当是个盗墓的土耗子。我祖父当年在老鼠岭打天灯,得了寻龙望气的阴阳风水秘本《量金尺》,还有这么一个勾形玉,后来传到了我手上,一向不曾离身。据说勾形玉是从汉代传下来的玉玦,其实比汉代还要久远得多,身上有玉勾的盗墓者可以出入阴阳,又不同于一般盗墓贼,从墓中盗取奇珍异宝,并不是为了中饱私囊,而是扶危济困,说得上盗亦有道。我认得这是个稀罕玩意儿,虽在世人眼中值不了几个钱,但在盗墓的看来却是无价之宝,就让胖子揣上带了出去。

  当时我让胖子从盗墓贼身边带走的还有阴阳伞、鬼头铲、棺材钉。我们这次进山之前,还以为九尾狐壁画墓已经被掏空了,摘下壁画上长出的黄金灵芝易如反掌,因此没带别的东西,只不过都将玉勾揣在了身上。此时掏出来,往石柱上比画了几下,我们才意识到壁画上的凹痕,竟与玉勾完全一致,看来壁画中的意思是,进入纵目之王大殿的三个人,必须献出两个勾形玉,才可以打开石门。我和胖子下意识地摸出玉勾,握在手中要往壁画上放,尖果手持火把,在后边给我们照亮。在我将手伸过去的一瞬间,却有几分犹豫,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心中暗想:我们为什么要按壁画中的指示来做?这座大殿处处古怪,怎么走也走不出去,不知打开石板之后会发生什么?为什么要将勾形玉放上去才可以打开石板?

  火把的光亮越来越暗,形势十分紧迫,胖子急道:“火把快灭了,你还发什么呆?”

  说话之时,尖果手上的火把暗了下来,这支火把一旦灭掉,石板下边有什么东西我们也看不到了。我同样明白已经没有时间了,但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大殿中有那么多石柱,仅仅这根石柱中有壁画?我们却刚好躲在这根石柱下,又刚好见到了石柱中的壁画?别忘了我们困在一个梦中,既是梦境,见到的一切皆不可信!连胖子都能是假的,石柱上的壁画一样不可信,大殿中的“鬼”无法将我们置于死地,为了不让我们接近宝相花,一次又一次将我们引入歧途,我们在这里见到的壁画,说不定也是一个误导!

  9

  此时火把几乎灭了,我将玉勾握在手中,正要往石柱上放,但是这个念头一转上来,我伸过去的手又往后一缩,同时也将胖子的手按了下去,在火把仅余的光亮下,面前的壁画变成了老土耗子那张干瘪的脸,张口要吞我手上的玉勾。我们连忙后退,但见石柱上的旋涡,已变成了许许多多扭曲的人脸,老土耗子那张脸仅是其中之一。

  我惊出一身冷汗,得亏多长了一个心眼儿没将玉勾放上去。这座大殿中的“鬼”,为什么要我们身上的玉勾?这么做有什么意义?火把随时会灭掉,我们还在梦中出不去,到时候什么都看不见了,玉勾又有什么用?

  相传身上带了玉勾的盗墓者,可以出入阴阳,我听我祖父说过这个话,却不大明白是什么意思,可能指盗墓乃是阴间取宝的勾当,向死人借钱,由于我们带了玉勾才没被这座大殿吞噬?

  我和胖子正要往后退,尖果手上的火把却已灭了,我们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了。三个人彻底绝望了,想尽一切方法,探照灯和火把全用尽了,仍未找到大殿的出口。有光亮还有一线生机,没了光亮,这两只眼等同于瞎了一样。而此时却可以感觉到,大殿中的旋涡将我们卷了进去。我大惊失色,拼命往前一挣,手上的玉勾好似划开了一层厚厚的帷幔,碎裂之声不绝于耳,四周隐隐约约发出光亮。我举目一看,三个人正在石柱之下,地上还有胖子掐灭的烟头,都如同从噩梦中刚刚惊醒一般。我恍然意识到,玉勾可以打破那个梦境,至于是什么原因,我完全不得而知。而在此时,响彻不绝的碎裂之声仍在持续。我们被迫捂住耳朵,却挡不住这惊心动魄的声响,整座大殿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三个人忽觉身在半空,惊呼声中一下子坐了下来,见一旁扔了一根灭掉的火把,我记得这是我们绕行石柱之前的位置!

  大殿深处突然涌出迷雾,雾中四个大灯发出刺目的光亮,弥漫而来的浓雾,转眼将尖果吞了下去。还没等我们明白过来,突然打了一个寒战,一看自己正趴在一个洞口,我和胖子都爬了起来,只有尖果仍一动不动,好在她还有呼吸。我和胖子目瞪口呆,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

  此时地裂子中巨大无比的宝相花蔓条发出白光,洪水汹涌上涨,二人见到不远处有一个大木箱,上边印有“满映”的标记,可能是日军讨伐队炮艇上的物资,当年让水流带到此处。来不及多想了,背上尖果爬进木箱,洪波很快淹没了那片乱石,将我们冲到了另一条地裂子中,地动山摇之际,水流越升越高,后来的情况我们都不知道了。再睁开眼,已然置身于黑水河一条支流当中。

  事后得知,原来宝相花长在地脉深处,它的果实形成了大得惊人的水晶,有人从周围经过,闻其声观其形,魂魄即入其中,自身却不知情。也可以说地底的水晶能够吸收人的意识,在迷窟一般的旋涡大殿中经历一层又一层的梦境,只会越陷越深,直至被宝相花吞噬。我和胖子身上的玉勾,似乎能够与水晶引发共振,这才得以从中出来。不过以我当时的所见所识,还想不到这些。

  后话先不提了,简单地说吧,榛子也是命大,没让流沙活埋在墓道中,她跑去找来屯子里的猎户进山救人,除了我和胖子、尖果三人以外,其余的人全死了,尸首都没处找去。这在当时来说,可也不是小事儿了,好在有那两个打猎的大虎、二虎背锅。尖果回到屯子之后,持续昏迷了几天,一直不见好转。四舅爷暗地里请来一位跳萨满的,来给尖果招魂。跳萨满的折腾了三天,又翻白眼又吐白沫,好悬没把命搭上,只说尖果没死,但是被困在了一个地方走不出来!

  我和胖子、榛子不能眼看着尖果死掉,三人一商量,决定再次进入深山老林,去找深埋于地底的宝相花!

  (第一部鬼门天师完)

  
请等待更新或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向您推荐
甜妻来袭:墨少,要抱抱
作者:夜迷离

继妹抢了她的未婚夫,所以,在他们的婚礼上,她趁着酒醉,也拉了...

爱是毒药,蚀骨伤人
作者:菜籽

莫采晴在最青涩的年华,遇上了傅景尧,从此一眼万年。 他成了...

幸孕宝贝:总裁爹地要给力
作者:南岸青栀

传说,宁溪古镇有一种花的花香,是最好的催情药。 江筠儿不信...

晏晏而歌:盛世宠婚
作者:卜城

在她步履维艰时,他突然出现,扬言宣布,他是她老公。 她茫然...

暖婚成霜:恋上危情美娇妻
作者:榴莲

一场婚姻,葬送了她的事业; 一场大火,葬送了她的婚姻和最爱...

离婚了,让我们开始爱情
作者:望舒

姜子涵不确定的是,自己是否还一直深爱着她的“前夫”。 ...

? 2017 喜阅 http://www.xiread.com
北京酷读文化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