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读到:《地藏:长白王陵(出版)》 第三十八章 接着读>>

第三十八章

作者:东方创 发布时间:2018-10-25 15:37:04 字数:6243
  

  爆炸

  天际风云变动,电闪雷鸣,乌云翻腾,旋涡滚涌,黑色龙卷风跟着飞碟,飞向喜王头顶不远处。

  崖顶上靳柯震惊不已,他和三胖拉起唐嫆,跟上罗驼子三人向原始森林狂奔而去。

  “森林尽头有大瀑布,我们冲出森林就能逃出去。”靳柯大喊道。

  众人听了精神大振,跑得更加卖命。

  林中树木成片倒下,在天空飞的喜王轰然落地,阻住了众人去路。

  大家举枪扫射,还没扣动扳机,枪掉了,身子悬到了半空中,三胖举起火焰喷射器,刚喷出火舌,火焰喷射器便摔落在地,他也被触手卷起在空中。喜王融了青玉头骨之后,其速度比之前快了一倍。

  落在最后的罗驼子眼睛一闭,往地上一躺,突然晕死过去。但他装死也难逃此劫,一条触手也将他卷了起来。

  靳柯护着唐嫆躲在巨树后边,触手卷了过来,巨树半中折断,树干把唐嫆甩到了一边。祖母绿戒指从口袋里飞了出来,落到喜王脚下。

  唐嫆掉转头冲向喜王。靳柯在后面追着:“你疯了!”

  “我的戒指,不能丢!”唐嫆不要命地冲到了喜王的触手面前。

  靳柯震惊了!他眼睁睁地看着唐嫆在地上翻滚,躲避着触手的追击。她惊险万分地冲到喜王脚下,抓起了地上的祖母绿戒指。然而,触手也将她缠了起来。

  你个傻女人!靳柯脑门儿的青筋顿时暴了起来,他冲上前,抓起地上的MP5,射向触手,救了唐嫆。靳柯边射击边把唐嫆挡在身后:“你快跑!”

  “你呢?”

  “喜王的目标是你,只要你跑掉了,我们都会没事!”靳柯用力把唐嫆往后一推,冲了上前。

  唐嫆却执拗地跑了回来。“不行,要死我们……”

  她话还没说完,身子就不能动弹了,下一秒钟,身子已到了空中。与此同时,她看到MP5飞了出去,靳柯也被碗口粗的触手拦腰缠住,悬在半空。

  蝓指虫及王后、黑齿蚁都涌了过来,但此时喜王大功告成,它们又恢复了宿敌的本性,相互厮杀起来。数十个虫人将喜王围成一圈,静静等待。

  喜王触手中的尖针刺进唐嫆腿内,红色的血液经过触手汩汩涌进它的身体,它仿佛赞叹了一声,享受着血的重生。

  血液“咝咝”流动,顺着触手管道进入体内,喜王似乎非常享受,它仰起了头瘤,就像仰起头一样,尸斑慢慢变淡,身体的另外几只触手在空中亢奋地舞动。这是难得的美妙时刻。而那些虫人也保持着跟它一样的姿势,闭着眼,非常享受。

  唐嫆的目光开始涣散起来。那些远古的景象又在脑中闪了起来……画面一帧接着一帧。画面清晰有力:

  椭圆状的飞碟穿过云层,发出巨大轰鸣,它的轮廓渐渐清晰,菜碟那么大眨眼间变成一座巨大的山。

  中美洲原始丛林的土着人穿着兽皮,拿着标枪,仰头看着这个天外来客。当飞碟落下时,他们眼睁睁地看着飞碟巨大的阴影压在他们惊恐的脸上。

  舱门打开,走出戴着氧气罩的两名外星虫子。他们此时呈现的是人的形状,全身绿色,双腿走路,手臂、大腿都长着蛇尾巴那样的触条,手里捧着“水晶球”,对着空气转着身子,好像在测量着这个星球的气温、湿度和空气质量。

  一名首领模样的土着人扔出标枪,将外星虫子的氧气罩打落下来,外星虫子咳嗽起来,他倒在地上,接着身体开始融化。

  另一名外星虫子双手一招,飞碟里爬出无数条黑色蝓指虫,冲向恐慌中的人群。

  接着脑中画面又闪到另一幅场景。坐在高台上的外星虫子,接受着土着人的跪地膜拜。外星虫子说着什么,但土着人却一脸茫然。外星虫子站了起来,指着底下一名孕妇,招手让她上台。外星虫子给她喝一瓶绿汁,那名孕妇很快诞下了一名男婴。

  男婴长得很快,长到一米高时,他就已经站在外星虫子身边,高台上的外星虫子说着什么,他在旁边翻译着。底下的土着人连连叩首。

  土着人给男婴戴上羽毛冠,佩上法杖,男婴成为第一代巫师。他把外星虫子教授的文字,再教给土着人。这些土着人欢呼着在地上画着两个象形文字,“玛雅”成为他们种族的名字。

  接着,巫师又教给玛雅人天文、历法、算术、几何、建筑等知识,在热带雨林中,一条条复杂的地下供水管道纵横交错,一座座宏伟壮观的平顶金字塔拔地而起。

  外星虫子来地球只是为了传播文明?唐嫆脑中刚闪过这样的念头,画面又变了,那些为观测天文而建造的金字塔,塔底出现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每个瓶罐中放着扭曲的尸体,蝓指虫在里面大快朵颐。旁边的实验台上,放着装着各种颜色液体的试管、切成两半的各体型的蝓指虫以及女人、男人、老人、小孩儿的头。

  一个少女被带了进来,外星虫子把红色蝓指虫塞进她的嘴里。少女倒了下去。

  外星虫子抓了一条红色蝓指虫,扛着少女来到另外一个实验室,透明的玻璃床上躺着无数的尸体。外星虫子把少女放进其中一个空床上。然后,拿针管抽取了她的血液,注入红色蝓指虫的身体。蝓指虫长出了一对短短的翅膀,外星虫子露出了微笑。

  外星虫子培育出大量长翅膀的蝓指虫子,把它们装进飞碟,就像喷洒农药一样,喷洒在热带雨林中。地球成为它们的狩猎场。

  东渡而来的攸侯喜军团攻克了玛雅城邦,发现了外星虫子的秘密,用尿液抓住了他,并把他挟持到了中国。

  外星虫子不肯就范,但是,无意中发现攸侯喜手中有同类的飞碟控制器——阴阳螭,便“帮助”攸侯喜找到了埋在长白山之下的破损的飞碟,并教他怎么修复。与此同时,攸侯喜的貊咒之术让外星虫子的儿女进化了,蝓指虫变得更强大,长出了弯牙和三对骨翅。它们能钻进猛兽身体内,增大猛兽的体形,影响猛兽神经中枢接收的信号。

  而所有信号的信号源,就掌握在他手里。猛兽军团的数量越来越多,而这么一支庞大的军队,只听命于他一人。

  攸侯喜为了控制外星虫子,他把装着尿液的羊皮袋用链条锁在虫子的脖子上,一旦发现他有异心,便射破皮袋。

  外星虫子受此奇辱,当夜统率猛兽军团夜袭攸侯喜。战争十分惨烈,攸侯喜本来用于攻打西周的精锐之师一夜之间全军覆没,猛兽军团也死亡殆尽。

  攸侯喜趁外星虫子夺到阴阳螭的狂喜之中,偷偷射破皮袋,但是,外星虫子非常凶悍,在“临死”之前也重创了攸侯喜。

  时日不多的攸侯喜将金字塔改造为陵墓。攸侯喜知道外星虫子愈合能力很强,要不了多久便会重生,命人剁碎外星虫子,利用貊咒的连体咒术将外星虫子和自己葬在一个棺材,希望借着外星虫子强大的再生能力,获得重生。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半途却杀出个程咬金。

  那些建筑陵墓的工匠都被杀死陪葬,其中一名工匠躲在“逃生通道”里,躲过了这一劫。他见了墓中惨死的人,十分愤怒,撬开喜王陵墓,割下了他的人头,并把棺盖扔到一边,让他的尸体早日腐烂。

  外星虫子本来在封闭的陨铁棺内,氧气微弱,必死无疑。工匠泄愤之举,虽然“杀”了攸侯喜,却阴差阳错救活了外星虫子。外星虫子雌雄同体,干细胞丰富,再生能力十分强大,此时见了空气,组织细胞开始恢复。

  但是,外星虫子受伤太重,只能寄生于人。经过漫长的岁月,虫体DNA终于跟攸侯喜的DNA完美结合在一起。只是,攸侯喜的头被工匠带走之后,造成了某些遗传密码的缺失,因此,外星虫子虽然早就活了过来,但走不出古墓。他只有等待,等待攸侯喜的后人,提取他们的DNA,匹配自己的……

  脑中的景象明确地告诉了唐嫆一个事实:她就是攸侯喜的后人,自己的父母祖辈及妹妹的DNA都是外星虫子试验提取的对象,而且真正能完全匹配的只有自己的DNA。

  一旦匹配成功,外星虫子将会用阴阳螭控制飞碟,将随着他而进化的蝓指虫撒遍全世界,到时,他就是地球唯一的主宰!

  这个意念同时也传达到了外星虫子脑子里。

  唐嫆此时感受到了外星虫子的快意,身体竟然放松了下来,也不觉得有任何痛苦,她的脸上竟然还带着微笑,好似受了蛊惑一般。

  与此同时,靳柯、三胖、罗驼子和手下身上的触手却在渐渐收紧,每人骨头都被挤压得发出“咯咯”的声响。一个打手惨叫着,五窍流出血,触手一紧,空中爆出血花,整个人瞬间成了碎肉;接着是第二个打手被触手五马分尸;第三个,轮到了靳柯……

  惨叫声把唐嫆惊醒了过来,她涣散的瞳孔慢慢聚在一起,她看到了靳柯脑袋颤动,脸呈猪肝色,眼球鼓起,脸上的皮肤肿得老高,眼见着身体就要爆裂。

  唐嫆突然腰部一振,双腿弯起,踢向触手,与此同时,靴底上的尖刀自动触发,割破了触手表皮。就这一缓,喜王没有空儿去绞碎靳柯,转而伸出另一条触手吸住唐嫆的腿。

  唐嫆明白,她与眼前的喜王连成了一体!唐嫆从靴筒拔出匕首,用牙一咬,突然刀尖转向,插进自己的胸口。

  与她相连的喜王身体竟然出现一个同样的窟窿,流出绿色的血液,喜王痛得大叫,触手全部脱落。

  唐嫆忍着剧痛,在密林中翻滚,躲避着喜王暴怒中的触手,她捡到火焰喷射器,火焰喷向四周的树木。夏末秋初的天气本就干燥,又是正午,林木触火即燃,很快蔓延成一片火海。

  靳柯肿起的皮肤慢慢恢复正常,他狠狠喘着气,平复刚才窒闷的感觉。他看到地上竟然有浮石,便拿来将它护在衣服下面作为防弹衣,抓起斩鬼刀和一支枪,冲向喜王。

  触手又卷了过来,靳柯身子一纵,紧紧抱住了触手,用身体浮石硬挡了其他触手的两次穿刺,滚到喜王近前,将冲锋枪的子弹悉数打进喜王身体。喜王痛得狂呼乱吼,口中尖牙向靳柯咬来。

  靳柯正待它靠近,踩着触手,腾空而起,将斩鬼刀直戳进它的嘴里,然后缩臂紧贴于胸,用全身的力量将刀把一顶,斩鬼刀透过喜王喉咙,穿过脑袋,刀尖透肉而出钉于地上。

  “小心!”唐嫆大叫。

  靳柯本能地闪避了一下,但还是晚了,一条触手虽未刺中他,却也将他甩到远远的树上,他顿时晕死过去。

  唐嫆挡住喜王的道路,用火焰喷射器向它喷火,阻止它进一步攻击靳柯。

  喜王拔出嘴里的斩鬼刀,它的伤口在愈合,速度十分快,眨眼间便恢复如初。

  经过数次变身的喜王十分强大,竟然不躲不闪,沐浴大火,它的身体在火中由肥胖而瘦长,暴长成十八米,身体更具流线型的速度感和美感。它的皮肤更为鲜绿,长出绿光闪闪的贝壳状鱼鳞,腹部四侧裂开,伸出四足,足下是五只爪子,在空中扑打的骨翅“啪啪”作响,竟然长出丰满的羽毛……

  它仰天长啸一声,撼天动地,林中回音久久不绝。它经受住大火的洗礼,涅盘重生了!

  它用爪子抓住唐嫆,一条触手直接插进她的肚脐……鲜血哗哗地通过触手流进喜王体内。再次蜕变后,它吸收鲜血的速度更快了。

  唐嫆脸色苍白,头晕目眩……失去意识前一切的症状都出来了,但是,唐嫆却对火焰带给喜王的蜕变熟视无睹,她依然咬牙举着火焰喷射器,继续向着喜王喷火。

  火焰持续了一分多钟便因油料用尽而熄灭。

  唐嫆再也握不住火焰喷射器了。

  唐嫆像临死前的回光返照一般,她满面红光、瞪圆双眼,看着喜王把她带到空中,飞向正缓缓驶来的飞碟。

  风卷残云,阴霾尽扫,天空晴空如洗,金色的阳光刺得人睁不开眼。唐嫆微笑着,等待着最后时刻的来临……

  林中树木烧毁,阳光直射了进来,暴晒在喜王身上,喜王鸽蛋大的复眼猛地紧缩,在阳光下,它竟然露出一丝恐慌。喜王大口喘起气来……

  距离百米的林外,三胖与罗驼子正拿着武器对抗着虫人的袭击。他们身染鲜血、遍体鳞伤,两人相背而立,错动脚步,转着圈子,紧盯着虎视眈眈的虫人们,准备打退下一波狂风骤雨般的袭击。

  为了保持意识清晰,唐嫆把嘴唇咬得不停流血,她含着血微笑着。

  喜王振动翅膀向飞碟飞去,但它吸进的空气量越来越多。一开始它飞得很快,接着慢了下来,它终于踏上飞碟伸出的长台阶,但身子摇晃得厉害,突然在接近舱门时摔了下来。

  唐嫆利用火焰喷射器先让它膨胀,它的身体越大,吸进的空气越多,吸进的毒气也越多。空气,也是喜王的克星。喜王果然只能依靠最纯净的氧气生存!

  一切事物都遵循着阴阳相生相克,相辅相成的规律,这是你教给我的……唐嫆拔出身上的触手,滚到了一边。她感到极度的困倦,慢慢合上了眼睛。

  喜王痛苦地挣扎着,愤怒地咆哮着,爪子将地面抠出深深的痕迹,但这一切都无济于事。它身体的颜色由光鲜慢慢变得黯淡,接着身上的肉一块一块地腐烂,直到慢慢消融。它头顶上悬着的阴阳螭突然撞向飞碟,天空出现一个大火球,带火的碎片坠落地上,化为灰烬。灰烬中,阴阳螭转动的双龙渐渐停了下来,血红的双晴渐渐失去光彩……

  扑咬三胖与罗驼子的虫人都惨叫着,身体直至化为脓水。

  交战中的黑齿蚁与蝓指虫死伤大半,它们似乎是没有了寄主,似乎是被爆炸声和虫人的惨叫声吓着了一般,仓皇而逃……

  爆炸声和惨叫声惊醒了靳柯,他抬头看到喜王最后的下场,露出八颗牙招牌式的微笑……

  三胖扶着罗驼子,向着靳柯走了过去。

  唐嫆朦胧醒来时,不知身在何处。她睁开眼,看到自己躺在柔软而温暖的床上。周围有泥土的气息和花的芬芳,还有小孩儿的嬉闹声和鸡鸣狗吠声。

  靳柯开门走进,手里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靳柯告诉唐嫆这是螳螂村李老汉的家,吹了吹,把汤递给她。

  唐嫆喝了一口便皱起了眉头,有些像蝓指虫的味道,一股土腥味道让她恶心得难受。唐嫆把碗放到桌上,不肯再喝。

  “我亲自熬的,喝完它。”字面是命令,语气却极为温柔。这是男人对心爱的女人的关切。

  尽管汤的味道很重,但是唐嫆挣扎地坐起来,捏着鼻子,把汤灌进了胃里。

  靳柯说:“这汤是用蚁粉和草药熬的,罗驼子给的配方。罗驼子在盗一座周代古墓时,得到一份古帛,里面就记载了将黑齿蚁磨成粉,熬成汤能除去身上的阴阳螭图案。”

  “罗驼子为什么告诉你这些?”

  “因为我把阴阳螭送给他了。”

  唐嫆脸色微变,仔细地观察靳柯,看他是不是在说谎。

  靳柯却对她眨了眨眼睛,笑着说:“找到阴阳螭时,瞳玉已经不知道掉到哪里了。所以,罗驼子拿到的只是未点睛的阴阳螭。”他接着说,“三胖和罗驼子都在外屋,虽然受了伤,但身体没什么大碍。我们都活着。”

  “我们俩可以活得更久。”

  靳柯沉默。

  “出发前,我收到两封神秘邮件,也许你有兴趣看看。”唐嫆将靳教授匿名发的邮件打开,把手机递给了靳柯。

  靳柯看着邮件,一封是全球包括哈佛、牛津等病毒研究院发出的检查报告,这封报告他看过,说他只有十年寿命。靳柯意识到了什么,打开了另一封邮件,标题写着“我走了,请照顾好靳柯”。标题下的内容是爷爷把靳柯托付给唐嫆的恳切之辞……显然这两封邮件是同一个人发的。靳柯本来以为对自己的感情隐藏得很好,原来爷爷早就察觉了。

  靳柯把手机还给唐嫆。

  唐嫆拿住手机时,轻轻地握住了他的手。她掏出祖母绿戒指递到靳柯面前,凝视着靳柯,目光充满期待:“你愿意吗?”

  靳柯盯着戒指。他看到了陷没泥沼前一脸失望的唐嫆,一口咬住王后智慧勇敢的唐嫆,吹着手指不断翻动滚烫戒指的唐嫆,不顾性命要从喜王脚下捡回戒指的唐嫆……他也看到了笑靥如花的罗青,看到了睫毛扑闪着的罗青,看到了轻抚着戒指摘下戒指的罗青……

  “什么愿意?”

  唐嫆缩回手,紧紧抓着戒指,那戒指都快要把手掌硌出印儿来。唐嫆别过头,望着窗外无尽的黑暗。

  你是八牙。你是靳大仙。你以前的洒脱到哪里去了?罗青都希望你幸福,你怎么还放不下?靳柯站起了身子,向门口走去。“乌云终有散去的一天,黑夜终有曙光初现的一刻,一切都会过去。”这是爷爷在邮件里告诫两人应该互相体谅的话,这一句话用在现在却是如此贴切。靳柯站在门槛上,踏出这个门,他可能永远都进不来了。

  门外,李老汉和王大婶坐在矮凳上,正在摆弄着摞成一堆的大头菜,剥皮腌制。

  “大头菜没芯的才好吃。”王大婶说。

  “有芯的才好,谁见过没芯的。”

  ……

  靳柯听着老两口琐碎的交谈,突然听到冥冥中的声音:只有循着你的心才好。靳柯犹如醍醐灌顶,心胸豁然开朗。

  靳柯折返而回,凝视着唐嫆。

  “我当然不愿意。现在你是病号,应该由我来照顾你!”靳柯一把拉过唐嫆的手,握紧,“它是你的了!”

  唐嫆手里握着戒指,她感觉到了戒指的温暖和质感。戒指刚才还只是一块冰冷的长着奇怪形状的铁,而现在却是一颗温暖、柔软、甜蜜的心。唐嫆脑袋晕晕的,突然而至的快乐和幸福充满了身体,从她的眼里溢了出来。

  村庄笼罩在薄薄雾霭之中,宁谧安详。太阳西下,家家户户点起了灯光,院外的三胖和罗驼子坐在矮凳上聊天儿,不时拍打讨厌的蚊子。靳柯突然走了过来,脸上露出八颗牙招牌式的微笑。唐嫆拿出一壶酒,笑着放在桌上,酒香充溢在院子的每个角落。

  (完)
请等待更新或您已读完了所有章节,向您推荐
甜妻来袭:墨少,要抱抱
作者:夜迷离

继妹抢了她的未婚夫,所以,在他们的婚礼上,她趁着酒醉,也拉了...

爱是毒药,蚀骨伤人
作者:菜籽

莫采晴在最青涩的年华,遇上了傅景尧,从此一眼万年。 他成了...

幸孕宝贝:总裁爹地要给力
作者:南岸青栀

传说,宁溪古镇有一种花的花香,是最好的催情药。 江筠儿不信...

晏晏而歌:盛世宠婚
作者:卜城

在她步履维艰时,他突然出现,扬言宣布,他是她老公。 她茫然...

暖婚成霜:恋上危情美娇妻
作者:榴莲

一场婚姻,葬送了她的事业; 一场大火,葬送了她的婚姻和最爱...

离婚了,让我们开始爱情
作者:望舒

姜子涵不确定的是,自己是否还一直深爱着她的“前夫”。 ...

? 2017 喜阅 http://www.xiread.com
北京酷读文化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