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读到:《诡案罪7(出版)》 10 接着读>>

10

作者:岳勇 发布时间:2018-11-01 19:18:54 字数:8194
  

  “蓝精灵”失窃案终于告一段落,晏明雪离开公司,回到住所,已经是凌晨时分。尽管她在公司时,一直强作镇定,表现得十分自然,但当她打开门回到家,剥去伪装的那一刹那,还是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全身紧绷的神经一旦松懈下来,她就深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疲惫,浑身上下像是散架了似的,只想马上躺在床上,蒙头大睡一场。但她没有动,进门之后,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黑暗中,站了好久,才伸手打开电灯开关,然后顺手关门。

  就在防盗门即将合上的那一刹,忽然有一只脚从门缝里插进来。晏明雪吃了一惊,回头看时,大门已经被人从外面拉开,一个男人闪了进来。

  晏明雪退一步,这才看清楚,这深夜闯入她家门的,居然是聂家鑫。她见对方手里提着那只她熟悉的黑色大塑料袋,冷冷地说:“恭喜你,终于拿到你想要的东西了。”

  聂家鑫嘻嘻一笑,说:“这还得感谢你的配合。”

  晏明雪说:“我看过我们公司楼下大堂的监控视频,好像并没有看见你进入写字楼,能告诉我你是怎样拿到这架飞机的吗?”

  聂家鑫把手里的黑色塑料袋放在桌子上,在沙发上大马金刀地坐下来,说:“你已经告诉我一楼入口有保安,电梯里有监控,我又不是傻子,当然不会从大堂大摇大摆地坐电梯上楼。”

  “那你是怎样上楼的?”晏明雪忽然好奇起来,说,“那栋写字楼,每层楼的每个窗户都安装了防盗网,就算你是飞贼燕子李三,也不可能爬窗户钻进防盗网里去吧?”

  聂家鑫脸上现出得意的表情,笑着道:“我没有爬窗户,天黑以后,那栋写字楼后面没有灯光,也没有行人,我沿着后面的下水道管直接爬上了八楼楼顶天台,再从天台门下楼。当然,我没有乘电梯,走的是楼梯,已经是晚上,楼梯里根本没有人。”

  晏明雪这才想起,平时写字楼楼梯口通向楼顶天台的门都是锁上的,但今天因为他们公司在天台搞活动,所以请保安从下午开始,就把天台门打开了。

  “可是,”她皱一下眉头,又问,“天黑以后,咱们公司的人都在天台搞活动,你上去怎么会没有被人发现?”

  “天台那么大,你们公司仅仅只占据了最中间的一小块地方,再说天台上堆放了许多杂物,还有水塔之类的挡住视线,又没有灯光,我贴着墙根在黑暗中行走,你们根本不可能看见。我下到四楼,找到你说的那个垃圾桶,拿到飞机后原路返回天台,再沿着下水道管悄悄爬下来,可以说神不知鬼不觉,根本没有任何人发现我这个蜘蛛侠。”

  “既然你已经拿到了你想要的东西,那你还来找我干什么?”晏明雪的脸沉了下来。

  聂家鑫瞧着她道:“我来是想找你拿一样东西。”

  晏明雪脸色一变,冷声问:“你还想要什么东西?”

  “妈的,到了这时候,你还在老子面前装蒜!”聂家鑫也突然翻了脸。

  晏明雪有点莫名其妙,问:“到底是什么东西?”

  “遥控器,飞机遥控器!没有遥控器,你叫老子怎么把飞机开起来?”

  “是吗?袋子里没有遥控器吗?”晏明雪愣了一下,伸手要去打开袋子看个仔细。

  “别动,这架飞机现在是老子的了,你休想动它!”聂家鑫上前拦住她说,“你把飞机给了我,却自己把遥控器给藏起来了。一般情况下,同一厂家设计生产的遥控飞行器,有一些遥控器是可以通用的,只需要对码,或者稍加改造就行。可是我试了几种方法,都没能让飞机飞起来。妈的,没有能操纵它的遥控器,老子拿着这飞机,还不是跟拿到一堆废铁一样?”

  “你说得没错,飞机遥控器确实在我手上。”晏明雪看着他,脸上忽然露出狡黠的笑容,说,“既然你是个聪明人,那你就应该明白,在我没有亲眼看见你删除那段对我有着致命威胁的视频之前,又怎么可能会把一架完整的飞机交给你?”

  “我早就料到你会给我来这一招。”聂家鑫拿出自己的手机,当着她的面,删除了那个记录着晏明雪在长江边刺死舒悦的视频文件,然后说,“现在,你可以把飞机遥控器给我了吧?”

  晏明雪却是信不过他,拿过他的手机,仔细检查,确认视频真的已经删除之后,才说:“行,我现在就把遥控器给你,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你拿着飞机和遥控器马上离开这里,从此之后,咱们再无纠葛,请你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行,我答应你。”

  晏明雪一手将聂家鑫的手机递过去还给他,另一只手在自己的提包中翻动着,像是在找遥控器。

  就在聂家鑫伸手接过自己手机的一刹那,晏明雪忽然从提包中拿出一个东西,猛地往他身上一戳。

  聂家鑫发出“啊”的一声惨叫,整个人都弹了出去,跌倒在地上,浑身抽搐,手脚像是僵住了一般,竟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

  他在地上躺了好久,才渐渐缓过神来,惊恐地睁大眼睛,这才看清楚,晏明雪手里拿着的根本不是什么遥控器,而是一根像手电筒般大小的高压电棒。这种电棒瞬间产生的高压脉冲,能轻易致人休克甚至死亡。

  “臭婊子,你敢跟我玩阴的!”他浑身麻酸无力,躺在地上说道,“老实告诉你,那段视频老子还有备份,并且已经放在了电子邮箱里,如果明天早上8点之前我没有登录邮箱修改设置,视频就会自动发送到警方的举报邮箱里。你以为我真的这么蠢,竟没有留下后手防备着你吗?”

  晏明雪按了一下电棒的开关键,电棒的前端哧哧地闪着电火。

  她走近聂家鑫,狠狠地踢了他一脚,道:“到了现在,你还想在我面前使用障眼法?”

  “障眼法?”聂家鑫喘着气问,“什、什么障眼法?”

  晏明雪手拿电棒,蹲下身来,盯着他道:“自从你拿着这段视频来要挟我,要我帮你从公司偷出这架飞机的时候,我就对这件事情产生了怀疑。为什么我跟你在客厅沙发上的镜头,刚好会被住在对面楼里的女人拍到?为什么我和舒悦在长江边那么偏僻的地方看芦花,居然会有一位钓鱼大叔用手机拍到我俩?每次在我身上有重大事情发生的时候,居然都‘恰巧’被人用手机拍到,这也太过巧合了吧?心里有了这个疑问之后,我就到对面楼去调查,结果发现正对着我家客厅窗户的那套房子居然是空的,已经有半年多时间没有人居住。还有,我和舒悦去看芦花的那个地方,江水浑浊,水流湍急,根本不适合垂钓,所以也不可能有什么经常在那里钓鱼的大叔。既然如此,那两段视频又是怎么来的呢?最后我用远程控制软件,侵入了你的手机。还记得那天我要过你的电话号码吗?有了你的手机号码,要侵入你的手机,对我这个高级电子工程师来说,当然不是一件难事。结果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没待聂家鑫回答,她已经说出了答案,“结果我发现,这两段视频都储存在你的手机里——按照你的说法,舒悦临死的那个晚上,只发了一条短信给你,并没有把我跟你在沙发上的视频发给你,也就是说,你手机里本来不可能有这个视频——经过我的技术分析,这两个视频都是原始文件,而且都是用你的手机拍摄的。很显然,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你设计的一个圈套。”

  那么舒悦在这个圈套里,又扮演了什么角色呢?晏明雪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

  她到公司人事部,看到了舒悦进入公司时递交的身份证复印件,在网上找了一家身份证核查网站,支付了十元费用之后,核查到舒悦的身份证号码所对应的,是另一名女性,照片和名字都与舒悦完全不同。可以确定,舒悦是使用假身份证进入公司的。因为公司负责招聘的主管只需要查看应聘者的身份证,并不会去详细查证每个人的身份证信息,所以舒悦才能蒙混过关。后来晏明雪又检查了舒悦在公司的电脑,结果发现了三张舒悦跟聂家鑫在一起的合照,其中就包括舒悦给她看的那张两人在公园假山前的合影,将照片放大之后,她很容易地就发现这几张照片居然是用两张单人照合成的。就是这张虚假合照,引起了晏明雪更大的怀疑。

  她仔细回想一下,忽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自己好像从来没有亲眼看见舒悦和聂家鑫同时出现过,每次聂家鑫到他们这里来,舒悦就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在家。虽然她曾经听到两人同在舒悦房间里说话和亲热的声音,但实际上也并没有亲眼目睹两人在一起。于是晏明雪心里,就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她从一家外国网站付费下载了一款人脸识别照片比对软件,通过比对舒悦和聂家鑫的照片,最后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他们两个其实是同一个人!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聂家鑫躺在地上,脸上现出吃惊的表情,“既然你已经什么都知道了,那为什么还要冒那么大风险,帮我从远航科技把这架飞机偷出来?”

  晏明雪看他一眼,忽然眉头一扬,微笑道:“你真的想知道个中原因?”

  “是的。”

  “那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设下这么大一个圈套让我往里钻?”

  聂家鑫目光一暗,叹口气说:“这件事说起来好像也并不复杂。”

  他是四川人,从大学电子信息科学与技术专业毕业之后,一直想自己创业,但是他研发了几款电子产品都没有赚到钱,最后不得不外出打工。可在打工路上,也是处处碰壁,应聘了好几家公司和单位,都没有招聘他。后来他才发现,现在女生比男生吃香,在人才市场,女生总是比男生更容易找到满意的工作。

  他在大学话剧社里,经常反串女性角色,观众都夸他表演得惟妙惟肖。眼看身上的生活费就快没了,工作又十分难找,无奈之下,他决定再反串一回。他戴上假发,穿上高跟鞋,化了女装,对着镜子一看,还真像一个清纯美女。于是就找那些街头办证的,办了一张假身份证,给自己取了个女人名字叫舒悦,男扮女装前去应聘,结果一下就被远航科技招聘上了。

  原本他只是抱着好玩的心态试试看,不想还真找到了一份好工作,为了生计,他只好每天夹着嗓子说话,化身为舒悦,在远航科技研发部当了一名女员工。

  但是他一个大男人,总不可能长期用一个女人的身份工作和生活下去啊!后来他得知公司研发出了一款新型民用无人机,绝对处于全行业领先水平,而且卓总还给新飞机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蓝精灵”。当时他就想,如果自己能偷到这架飞机,解读出它的各项技术参数,抢先申请到国家专利,在这个基础上再创业,开一家自己的电子科技公司,绝对能成就一番事业。从这以后,他就对这架“蓝精灵”留心上了。

  后来有一次,到总经理办公室给卓远航送文件,中途卓远航去上洗手间,他刚用过的一串钥匙正好放在办公桌上。

  聂家鑫看见他用那把狼牙形状的钥匙打开铁柜门存放过飞机,就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橡皮泥,将狼牙钥匙在上面摁了一个完整的印记。事后请一个技术高明的锁匠照着这个印记复制出了一把钥匙。

  虽然他手里有了这把狼牙钥匙,但却一直没有机会在不被公司监控拍到、不让警方怀疑到自己身上的情况下,将那架“蓝精灵”偷出来。正在这时候,晏明雪进入了公司。当聂家鑫第一眼看到她时,不由得吃了一惊。

  他在上大学时,喜欢上了一位比自己高一届的学姐,只可惜后来这位学姐嫌他家里穷,毕业后跟一个富二代结婚了,于是这位学姐就成了他心里永远的痛。而晏明雪恰巧长得跟那位学姐十分相像。所以当他听说晏明雪刚进公司,还没有找到住处时,他想也没想,就提议两人合租。

  刚一开始,他只是想跟自己昔日的“恋人”住得近一点,说不定近水楼台先得月,以后还能跟这位美女发生一点什么故事呢。后来他渐渐发现晏明雪在公司很受卓远航器重,两人也走得很近,这让聂家鑫心里既失落又高兴。失落的是,心中的女神喜欢的是卓远航,而高兴的是,晏明雪跟卓远航走得越近,岂不是越容易偷出那架“蓝精灵”?

  如果自己能利用她,让她为自己去偷那架飞机,既不会暴露自己,又能达到目的,岂不是一举两得事半功倍?有了这个想法之后,他就开始着手准备,并且暗中实施。

  首先,舒悦让晏明雪看了自己跟“男朋友”聂家鑫的合照。

  照片上,舒悦穿上高跟鞋,身材自然比聂家鑫高出一截,虽然是同一个人,但经过巧妙的化装,已经完全让人看不出来了。

  为了巩固这个男朋友的存在感,聂家鑫又单独在晏明雪面前出现过几次,甚至他还一人分饰两角,在自己房间里发出舒悦与男朋友亲热的声音。

  让晏明雪确信舒悦确有聂家鑫这位男朋友之后,他就开始有条不紊地实行自己的计划了。

  那天晚上,他在啤酒里放了催情药,晏明雪喝下之后,浑身燥热,情难自禁,两人在客厅里上演了一出激情戏。聂家鑫也终于了却自己一桩心事——得到了“学姐”的身体。同时,他还把手机放在窗台上,悄悄拍下了两人在一起缠绵的镜头。

  接下来,就轮到舒悦出场了。在长江边,她拿着这段视频,向晏明雪兴师问罪,还拿出一把可以伸缩的魔术刀,在她面前比画着,并且在与晏明雪撕扯扭打的过程中,借晏明雪之手将这把刀“插”进自己胸口。早就准备好的血浆袋破裂,鲜血溅出。最后“她”胸口中刀,沉入江底……

  当然,聂家鑫自幼生活在水乡,水性极好,在水底下憋着一口气潜行好远,才从一片草泽中悄悄爬上岸。而他事先放置在芦苇丛中的手机,早已将晏明雪用水果刀刺死舒悦的过程,完整地拍摄下来。

  两天后,聂家鑫拿着这段晏明雪杀人的视频,来要挟她,要她帮自己把那架“蓝精灵”样机从卓远航的办公室偷出来。晏明雪不知是计,迫于无奈,只得答应。

  如此一来,聂家鑫的两个目的都达到了,得到昔日“恋人”的身体,拿到那架足以助他重新创业的飞机。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飞机到手之后,竟然没有操控飞机的遥控器,他是电子专业毕业的,自己做一个遥控器出来并不难,但是他却发现这架飞机的操作系统跟别的遥控飞机完全不同,他竟然不知道如何下手。他知道一定是晏明雪在耍花招,她把遥控器藏起来,只给了自己一架飞机。

  最后他没有办法,只得再次找到晏明雪,原本是想找她拿到遥控器,不想大意之下,竟着了她的道儿,被她用高压电棒击倒在地。

  晏明雪在他面前蹲得有些累了,起身踱了几步,咬牙道:“这根高压电棒,可是专门为你……”

  话未说完,已经渐渐恢复了一些力气的聂家鑫忽然滚动身体,想要从地上爬起,晏明雪惊觉过来,手中电棒往前一伸,带电部位接触到他的身体,只见电火一闪,聂家鑫全身痉挛,重新躺到地上,巨大的电流从他身上通过,痛得他连嘴角都歪到一边。

  晏明雪冷笑道:“怎么,这么快就想走?你不是很想知道为什么明知这是一个圈套,我却还帮你去偷飞机的原因吗?现在还想听吗?”

  “我、我……”聂家鑫望着她手里的电棒,眼里露出惊恐之色,生怕她再往自己身上戳,连忙一边点头,一边在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晏明雪又在他面前蹲下来,手里的电棒往他身上捅了两下,聂家鑫张嘴欲叫,好在她没有打开电源开关,电棒并没有放出电来。

  晏明雪俯身凑到他耳边,压低声音道:“我之所以帮你,那是因为,咱们有着相同的目标!”

  “相同的目标?”聂家鑫睁大了眼睛,“难道你也想要这架飞机?”

  晏明雪点头道:“是的,我比你更迫切地想要得到这架‘蓝精灵’,因为我是三牛电子的人。”

  “原来你是三牛电子派到卓远航身边的商业间谍?”聂家鑫蓦然明白过来。

  “是的,三牛电子的老板牛犇,是我大学时的老师。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我家里遭遇变故,在牛老师的鼓励和帮助下,我才得以完成学业。他有恩于我,大学毕业后,我在政府机关做了两年公务员,后来辞职,一直在牛老师的公司工作。在与远航科技争夺德国汉诺克公司大订单的竞争中,牛老师急于知道远航科技的底牌,所以派我潜入对手公司。卓远航其实是一个警惕性很强的人,我刚进公司时,他显然不太信任我,所以我让牛老师派了一个男人冒充我的‘前男友’到公司来闹事,一是证实我履历的真实性,另外一个,我也能趁这个机会更加接近卓远航。果不其然,自从卓远航被我的‘前男友’在手臂上划了一刀之后,对我的疑虑就彻底消除了。”

  “原来那个到公司来找你、在公司门口闹事的男人,是你自己请来的‘托’!”

  晏明雪点点头说:“是的。后来,在我看到远航科技研发的这款‘蓝精灵’飞机确实比三牛电子的飞机先进许多时,我就产生了要将它偷出来交给牛老师的念头,等牛老师解读出它的各项技术参数后,三牛电子就可以在此基础上加以改良,研制出比它更先进的飞机,从而从技术上压制竞争对手。但是据我观察,这架飞机一直被卓远航当成宝贝一样锁在自己办公室那个比保险柜还要安全的大铁柜里,我完全没有办法将它偷出来。正好这时,你给了我铁柜钥匙,这等于是帮了我的大忙。另外,公司楼上楼下都安装了监控探头,我很难在不被监控拍到的情况下将飞机带出写字楼,必须得有人在外面接应我才行,而你,正是我达成目的的最佳人选。”

  “但是你又怕我在拿到飞机之后一走了之,所以特意将飞机遥控器留了下来?”

  “你错了,我根本就没有把遥控器偷偷留下来。”晏明雪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道,“我知道卓远航发现飞机被盗,报警之后,警方肯定会在公司内外进行大搜查,如果我把遥控器留在自己手里,一旦被警方搜出,那我的整个计划就泡汤了。”

  “那遥控器到底在哪里?”

  “其实遥控器一直跟飞机放在一起,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晏明雪打开那个黑色塑料袋,拿出那架“蓝精灵”样机,翻转过来之后,可以看到机腹下粘贴着两块硬币大小的胶布。

  她把胶布拿下来,分别贴到自己额头两侧的太阳穴上,双眼凝视飞机片刻,那飞机的几个螺旋桨就忽然高速转动起来,飞机也慢慢升空。

  聂家鑫惊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问:“为什么会这样?不用遥控器,飞机也能飞起来?”

  晏明雪说:“这架飞机个头并不算特别大,但载重能力超强,能负重50公斤以上,飞行速度更快,更稳定,几乎听不到噪声,但是这些都并不是它与其他民用飞行器相比最为先进的功能。”

  “那它最先进的是什么功能?”

  “最先进的是它没有遥控器,完全由人的脑电波来进行操控。”晏明雪指着贴在太阳穴上的两块不起眼儿的胶布说,“这两个胶布,其实是两个微型脑电波传感器,戴上这个传感器,飞机就可以接收到你的脑电波,你想让飞机怎样飞行,它就能怎样飞行。你说这样的飞机,是不是比任何遥控飞机都易于操控?我早就料到你一定看不出其中玄妙之处,一定会回来找我,所以我早就准备好了高压电棒等着你。”

  聂家鑫见她手持电棒,阴沉着脸,一步一步朝自己走过来,大惊失色,拼命翻动着身体,想要离她远一点。无奈他被电击两次,早已骨软筋酥,像一摊稀泥一样瘫软在地,根本无法动弹。

  “你、你想干什么?”他颤声道,“我、我承认你比我厉害,这架飞机我不要了,给你吧。你放我走吧,求求你了……”

  晏明雪嘴角一挑,道:“你现在想走?已经太迟了。”

  “为、为什么?”

  “卓远航已经离婚了,他一直对我有那么一点意思,这个你是知道的,对吧?”

  “是、是,我知道我知道,他喜欢你。”

  “我把这架飞机交给三牛电子,也算是已经报答了牛老师对我的恩情。现在,我要为自己打算了。”

  “你要怎么为自己打算?”

  “现在,我已经把盗窃飞机的罪名全部推到行政部主管张丹身上,在公司里,绝不会有人怀疑到我头上来,所以我如果选择继续留在公司,以后很有可能成为总经理夫人,对吧?”

  “对对对,这个完全有可能,卓远航那么喜欢你,现在他又离婚了,一定会娶你的。”

  “看来你还是个明白人。”晏明雪看他一眼,忽然话锋一转,道,“既然我想成为总经理夫人,那自然就不能让知道我秘密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对吧?”

  聂家鑫这才明白她是想杀人灭口,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忙说:“不不,只要你放过我,我保证马上从青阳市消失,你的秘密我永远不会说出去。”

  “从你以往的表现来看,我可信不过你,只有死人才真正能保守秘密。”她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说,“而且……”

  “而且什么?”

  晏明雪狠狠踢了他一脚,这一脚正踢在聂家鑫裆部,聂家鑫痛得头冒冷汗,浑身直哆嗦。

  晏明雪恨声道:“你在啤酒里下迷药,乘人之危糟践我的身体,你觉得我会就这么轻易放过你吗?”

  聂家鑫咬牙道:“如果我现在死了,你拿刀刺死‘舒悦’的视频,就会从我的手机邮箱自动发送给警方。警方并不知道那是一起假谋杀案,只要他们对此事进行调查,你的阴谋就有可能会败露,你想当总经理夫人,也只能是黄粱一梦了。”

  “你就别在这里吓唬我了,我知道你根本就没有把这个视频放进邮箱里。”

  “你、你怎么知道的?”

  “我都能入侵你的手机了,你说破解你的手机邮箱密码,还在话下吗?”

  “不,不,你不能杀我,”聂家鑫变换了另一种语气,道,“你要是杀了我,肯定不能把尸体放在屋里,对吧?现在天气这么热,尸体放一两天就会发出臭味了,所以你得赶紧处理掉我的尸体。现在大街上到处都是监控探头,只要你下楼抛尸,无论是晚上还是白天,都会被监控拍下来。一旦案发,警方很容易就能找到你头上来。”

  “谢谢你的提醒。”晏明雪说,“怎样抛尸,我早就已经想好了,其实根本用不着我亲自动手。”

  “为什么?”

  晏明雪指指桌子上的飞机道:“我这里不是有架飞机吗?它能轻松飞上数百米高空,最远飞行距离超过1500米,更重要的是,它能载重50公斤以上。”她的目光落在聂家鑫身上,“假如我把你的尸体分成几块,站在外面的阳台上,用这架飞机把一块一块的尸体分别送到不同方向一千多米的距离以外,而我却足不出户,就算警察再厉害,也不可能怀疑到我头上来,对吧?”

  说到最后,她脸上已弥漫起一团杀气,没待聂家鑫回答,手里的高压电棒就哧哧地冒着火花,狠狠朝他戳过去……

  

? 2017 喜阅 http://www.xiread.com
北京酷读文化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