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读到:《杀出个轮回》 第二百七十一章 以下犯上 接着读>>

第二百七十一章 以下犯上

作者:方小九 发布时间:2017-06-06 11:45:54 字数:3032
  方小九强硬的态度,还有他比肩半步开天的实力,不光让隐匿在沧澜殿周围观察着沧澜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也让沧澜殿中的众人也松了一口气,暗自欣喜。
  “这小子现在的实力居然这么强。”教主说道。
  “这下,我们沧澜之中又有一个高手了。”荼糜看着子书和洛清漓说道,“你们两个头牌的位置不保咯。”
  “我怎么觉得这个词用在我们身上很不合适?”子书看向洛清漓。
  洛清漓拍了拍子书的肩膀说道:“我反正不是,至于你是不是那就要看大家的意思了。”
  “是。”教主说道。
  “我也觉得是。”荼糜上下打量了一下子书,那种眼神就像是一个嫖客在审视他的猎物,子书不由的打了一个冷战。
  茜茜转孤身走了两步之后说道:“是。”
  众人都楞住了,过了一会儿众人才反应过来,一阵哄堂大笑,连子书都跟着一起笑了起来。茜茜居然也开始开玩笑了,那就说明茜茜的心情确实很好。
  子书苦着脸说道:“我现在倒是希望小九的实力尽快赶上来。”
  “说正事,令牌是不是该给他了?”
  “以他现在的实力确实可以,不过我们应该在谨慎一些。”子书说道。
  “不用了,我去给她。”茜茜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了,自从方小九在沧澜殿之外展现了实力之后,在没有哪一个不长眼的前来找他们的麻烦,就连公子倾也在没有出现。沧澜众自然也乐得清闲。
  有一个情况让沧澜众都感到很惊奇。
  来到龙首塬不过是一个月的时间,沧澜众的实力又有了一个质的提升,几乎全部都到达到了一个突破的临界点。
  受伤的沧澜众现在也已经恢复了,乐天已经可以拿着镜子在新的沧澜殿开始巡视他的领地了。当然跟在他身后的只有方小九了。
  “小九啊,你看看这个柱子,明显不如我们之前的东西啊。”乐天一手搭在方小九的肩膀上,一只手在整栋建筑之上不断的指指点点。
  “还有,还有,你看看这地砖,一点都不平整,要是有个腿脚不好的,走在上面绝对摔跤。”
  “你看看上面的花纹,没有一丝丝威严感还有神秘感。”
  听着乐天在那里评头论足,方小九在心中嘀咕:你也不看看虚空之界的沧澜殿是什么地方,那可是我师傅、沧澜主宰住的地方,那个地方能是这里比的么。
  “总之,这里就是一个偷工减料一无是处的地方。”乐天下了总结,“要不是我们现在寄人篱下,大爷我还不屑于住这种地方。”
  “有个地方住就不错了。”方小九说道。
  “对了,听说你现在已经是沧澜战将了。”乐天一边说一边在方小九的身上开始摸索着。
  “你干什么?”方小九赶紧往旁边跳了一步,躲开乐天的咸猪手。
  “找东西啊。”乐天说的理所当然,“你躲那么远干什么?”
  “找什么?”
  “当然是沧澜战将的令牌啊。”
  方小九从自己的乾坤宝袋之中找出来了一块灰不溜秋的牌子,这是茜茜给自己的,而且还是前段日子给他的,好像就是自己将公子倾给打退的时候给的。
  “可惜了。”乐天翻来覆去的看着方小九手中的令牌叹气。
  “可惜什么?”
  “怎么是你那到这块令牌呢,这原本是我内定的。”乐天说道。
  “这个东西在我身上也没什么用,你要是喜欢就送给你了。”方小九说的是实话,这个东西自己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天,除了材质有些特别之外,在剩下的什么都没有发现。
  “我可不敢。”乐天将令牌又丢给方小九,“这个东西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你是说这还有其他的作用?”方小九又将那块令牌看了看。这块令牌越看越不起眼,说是令牌,在方小九的心中都算是高估它了,灰不溜秋不说,而且是一块四四方方的东西,上面别说是字迹,连一道划痕都没有,要是猛然之间丢个一个人说,这是沧澜七战将的令牌,估计那人会不屑的把它给扔了。
  “你知道沧澜七战将的来历么?”乐天问,方小九摇了摇头。
  “其实这七战将的叫法并不是沧澜叫开的,而是跟着老殿主打天下时七个人的统称,只不过那个时候并不叫七战将,而是叫七统领。”方小九知道乐天所说的老殿主就是茜茜的父亲,玄霄子。
  “这七个人跟着老殿主一路厮杀,然后帮助老殿主建立了珈蓝殿,可谓是功不可没,可是后来他们全都死了,老殿主为了缅怀他们的功绩,用一种特殊的材料打造了这七块令牌。”
  “后来老殿主有了两个女儿,我想这些事情你已经知道了,芊芊公主天性温柔,可是茜茜殿主就不同了,调皮捣蛋那都算是夸奖了。”
  “因为茜茜经常外出捣乱,老殿主又公务繁忙不能总是跟着她,于是就收养了七名孤儿传授他们祭文祭法,并且将这起快令牌赏赐给了这七名孤儿,那个时候叫七护卫。”
  “这七个人就是荼糜、教主、天使、子书、洛清漓、残枪、忧伤公子。他们八个人几乎年龄相当,同时成长起来呢,实力都不容小觑,特别是天使,几乎是同辈当中的第一高手。后来茜茜公主长大了,她也不需要人保护了,出了荼糜之外,其余的人全都被老殿主给调走了。”
  “再后来珈蓝殿发生了巨变,这些事情你已经知道,七个人重新聚集在茜茜身边,七人的手段血腥无比,震慑了不少宵小,从那个时候开始七战将的名头就叫了出来,至于沧澜的名头是在虚空之界之内加上去。”
  “不过现在物是人非了,忧伤和残枪已经死了,你又顶了残枪的位置,现在殿主身边只有六战将了。往日七战将联手的场景估计是再也看不到了。”
  “你要是将实力提升上去,剩下的那一块令牌就是你的。”方小九说道。
  “我?”乐天笑了一下说道:“你知道我是在什么时候进入融身境界的么?”方小九摇了摇头。
  “从我进入虚空之界我就是融身境,不过那个时候我是初期,知道我现在是什么么?我现在是融身境中期,二百年的时间,我只不过是前进了一小步,在看看和我同一时间的人,他们现在只差一个突破的契机就会踏入开天。”
  乐天嘴上说着自己不抱希望,但是谁不想自己的修为能更进一步呢。乐天这样的问题,方小九也没有办法,只能期盼着乐天不要就这样消沉下去。
  就在方小九和乐天在沧澜殿中聊天的时候,在沧澜殿外又出现了骚乱,不过这次的骚乱不是别人带来的,而是十三带来的,不,准确的说是十三的仆人珠带来的。
  今天值守的是荼糜,珠的手中捧着一卷丝帛来到了沧澜殿前,迈出去的腿还没有接触到地面上,一道祭法就出现在了他的脚底。
  “你这是什么意思?”珠冷声问道。
  “意思就是沧澜重地,任何人不得入内。”荼糜的口气比他还要冷。
  “我手上可是十三长老以及长老团的命令,耽误了大事你负的起这个责任么?”珠大声喝道。
  荼糜却不屑的掏了掏自己的耳朵说道:“十三是谁?我不认识?至于长老团的命令我从来没有听过,我只认识殿主令。你要是拿着殿主令来,我二话不说肯定让你进去,甚至沧澜众跪迎,如果是长老团的命令,不好意思,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你......。”珠被荼糜的一阵抢白给气的脸红一阵白一阵。
  “你什么你,如果没有殿主令,现在就给我滚。”荼糜说道。
  “我要是不呢?”珠说道。
  “你可以试试。”荼糜的双拳已经被一层金光闪闪的祭文给包裹在内。
  珠冷哼一声,全身灵力激荡,一步就踩在了荼糜所画的警戒线之内。“叱!”荼糜清喝一声,双拳带着风雷之声就砸向了珠。
  珠根本不为所动,也是一拳探出。“轰隆”一声巨响,荼糜整个人就翻了出去,珠的脚底下却动都没动。
  “沧澜战将的实力也不过如此!”珠不屑的说道,然后准备继续迈步前行。
  “大胆!”几个声音同时喊了出来,珠的眼光又是一闪,教主、子书、洛清漓、方小九同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沧澜重地,闲人不得入内。”子书冷冷的说道。
  教主将摔在地上的荼糜给扶了起来,“没事儿吧。”荼糜擦掉嘴角的鲜血,摇了摇头,眼光冰冷的看着珠。
  “这里是龙首塬,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珠说道,“你们几个还拦不住我。”
  “十三都不敢说的这么大,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子书也是得理不饶人的主,要不然乐天怎么会给沧澜七战将手段血腥无比。
  “看来茜茜御下的手段越来越倒退了,现在居然还出现了以下犯上的。”

? 2017 喜阅 http://www.xiread.com
北京酷读文化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