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读到:《东北灵异先生》 第660章 转生的狗 接着读>>

第660章 转生的狗

作者:七仔 发布时间:2019-09-10 02:55:52 字数:2079
  我看他朝我猛然的使着颜色,于是点点头,示意几人先走,然后和刘老八,葛青山依旧留在了这里。

  地上横七竖八的对着一大堆尸体,现在一切停下来之后,我才有时间仔细的看看这群东西的本来面目。

  也不知道上了韩彬身的家伙,用了什么方式,那群倒在地上的尸体额头上的符咒全部都被揭开,地下全是密密麻麻的稻草,一根根整齐有序,比田里站着的稻草人还要精致不少

  他们有用什么大红的调料绘制而成的口红,有用炭黑汇成的眉毛和眼睛,滑稽中透着诡异,我明明站在他们的挺远的地方,却还是感到一阵阵略显冰凉的冷意。

  葛青山指着地上的这些鬼东西,问道:“现在,你可以说说具体是怎么回事了吧?”

  刘老八径直走到了葛青山面前站定,突然把全身的衣服一扯!

  “傀儡!”葛青山眉头倒竖,牙齿咬的嘎嘎作响。

  刘老八衣服之下的那些肌肤、汗毛全部是肉放久了那种紫黑,

  我自问也经过了不少的大风大浪,也算是半个死里逃生的男人,但现在看到这样的光景,我还是沉默了。

  这个刘老八不是人!

  “你是别人制作的傀儡人?”我问。

  刘老八点点头,表情自始至终没有任何的改变,我现在能够明白了,为什么他一辈子都是那样的笑成一团的样子,原来他脸上的那层皮是无法改变的。

  刘老八叹了一口气,明明是哀伤的情绪,却笑着说:“小师傅,其实今天这一遭事情,真的不怨我们,瘦子和我,说起来,在你们眼中不过也是一个可怜虫罢了。其实我不过就是一条狗而已。”

  我心说你真够恶心的,用这么恶心的比喻来形容自己。

  刘老八重复一遍:“我说的狗,是真正的狗!”

  “什么?”我吃了一惊。

  “没有灵智的那段时间我根本没有任何的记忆,就像是从大梦中醒过来一样,

  我本来以为人类就是这样子,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我的手下在洗澡,而我似乎从来没有洗过,于是我就进入了一个水池,在里面呆了一段时间之后我意外的发现,自己融化了!”

  刘老八指着身体的某个部位给我看,那里的皮肤果然不像旁边的那种满是黑紫,而是几近透明,露出了里面隐隐约约的稻草!

  种种迹象表明,他也是一个稻草人。

  “傀儡这种法术,发源于巴蜀一带,在三国时达到了顶峰,其实当年诸葛武侯所用的木牛流马,本身也是一种傀儡术,而到了清朝,经历了吴三桂之乱后,这门术法渐渐的遗失了,没想到在今天,还能见到这种巧夺天工的东西!”葛青山脸上多了几分追忆。

  刘老八戳了戳自己的肚皮,被他戳下去的地方不像常人那样有弹性的弹起来,而是极度缓慢的鼓起,经过了五六分钟才恢复原样。

  “刘老八,你心甘情愿的留下来,恐怕是有话要说的吧。”葛青山忽然问道。

  刘老八一听,连连作揖道:“实不相瞒,老先生,我其实就想弄明白,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然后承担这些原本跟我屁关系没有的事情。”

  葛青山眉头一皱:“承担?”

  “对,就是承担!我虽然不记得以前发生的事情了,但有一种感觉却是与生俱来,就像本能!”刘老八点点头:“那就是,等待一个姓霍的人。”

  我一愣,等待一个姓霍的人?难道就是我?

  葛青山指着我说:“他就是姓霍的,你们也知道。问题是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后,你为何要杀他,这你又作如何解释?”

  刘老八带着笑,看着地上瘦子的尸体,幽幽的说道:“小六和我是同一种身份的人,我们俩本是患难与共的好兄弟,十年前一起有了人的身体之后,我们俩碍于那种本能的意识,不能随意走动,只能局限于城北这个小小的地带。”

  “本来说好的一起等待姓霍的人来的,结果在十年的日子中,小六被人类的贪婪所感染,渐渐的忘了原来的那种使命,反而想要反抗,用他的话来说,他渴望真正的自由。”

  “结果在第八年的一天,他突然找到我说,让我们一起反抗吧,等到等来了那个姓霍的人,然后就出手把他杀了,这样一来我们就能自由了。”

  刘老八低着头说:“我也曾劝说过他,说根本不用动手杀了姓霍的人,只要等来了他,我们就真正的自由了。然而我发现我错了,小六根本听不进去,他说我们都会死,等到了你,我们就失去了利用的价值,然后会消失,会成为一具包着皮的尸体。”

  “所以,你们就借用傀儡制成的僵尸,借此来害我?!”我问,眼中带着愤怒。

  刘老八叹了口气,说:“你杀了我吧,我虽然已经成了人类,但十年来无时无刻不再痛苦这件事情,你们人类的贪婪、自私、残暴、阴谋诡计,让我从来没有睡过一天安稳觉,我不如做一只狗,也比人类要好得多。”

  他带着笑走向了瘦子的尸体,瘦子静静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小六,我来了,其实要是再选一次的话,我也会支持你这么做的。”刘老八轻轻地说:“生死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感情,却是怎么也代替不了的。”刘老八想要自杀,然而这是个时候,地上原本一动不动的瘦子突然一动,一个声音幽幽响起:

  “死?你说谁死了?”

  只见低下头去扶瘦子的刘老八脖子一愣,接着被一只手牢牢的卡住,再也无法动弹了。

  “快救人!”葛青山怒喝一声,然而精力不济,走了两步就坐在地上喘着粗气,我快跑了过去,挥起手中的铜钱剑,然后用力一刺,一种刺入棉花的感觉袭来,接着,我愕然的发现,地上的瘦子就这样被我刺了个对穿。

  然而这样的一刺仅仅是让瘦子身体微微一愣,接下来,不远处已经脱落的一只手臂就像长了脚一样咕噜噜爬了过来,然后一跳,跳上了瘦子的断臂,不过短短的片刻,他原本被我扯下来的手臂已经恢复如初。

  

? 2017 喜阅 http://www.xiread.com
北京酷读文化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使用第三方账号登录

×